【阴阳师手游/多CP】暗恋那些事儿

争鸣:





晴博 酒茨 双荒 鬼使白黑 夜青 阎判 桃樱 山孟 灯刀 觉萤 狗崽狗




cp可逆不可拆




01


 


 


故事的素材总是源于生活。


 


青行灯深谙这一点。


 


 


02


 


 


白狼小姐很喜欢源博雅。


 


无关乎男女情爱,只是单纯的崇拜敬仰与感激。


 


可是晴明大人不知道啊。


 


 


 


 


 


 


 


白狼与源博雅之间,在我看来如同闺蜜。


 


比如说最近源博雅大人感觉十分苦恼。


 


 


“博雅大人最近有什么烦恼吗,感觉最近都很不在状态呢?”


 


白狼擦了擦自己的弓箭,问道。


 


“白狼,你有喜欢过什么人吗?”源博雅突然问道。


 


白狼想了想族里那群茹毛饮血的公狼,“没有。”


 


源博雅苦恼地低下头。


 


“博雅大人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嗯对,可是…他好像喜欢你。”


 


“晴明大人怎么会喜欢我???”


 


 


 


 


 


源·地主家的傻儿子·博雅一脸懵逼。


 


白狼一脸无辜。


 


“是青……”


 


我及时的甩了一个幽光打断了白狼接下来的话。


 


“是那个晴明自己说的。”幸好源博雅没有继续深究。


 


“他自己原话说的他喜欢我吗?”


 


“也不是,他说他喜欢长马尾的女孩子。想来想去也只有白狼一个人。”


 


“女孩子?”


 


“那不然呢?”


 


 


 


 


白狼看了看源博雅的长马尾,没有说话。


 


 


 


 


“博雅大人有没有想过告白呢?”


 


“告白???”


 


“对啊,在一个适当的时机,挑一个漂亮的地方,向晴明大人告白哟。”


 


源博雅想了又想,“所以你是怎么知道我喜欢晴明的呢?”


 


 


由于打算告白的原因,源博雅大人最近频繁的去找白狼。


 


“博雅大人还可以向樱与桃求助一下呀,借一点花瓣很漂亮的。”


 


源博雅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又开始频繁地去找樱与桃。


 


 


 


 


有一天,小白小桃和小樱同时不见了。


 


“晴明,你有看见她们三个吗?”


 


“哦,有个委派任务和适合她们,我就让她们出去历练了。”


 


“这样啊,是什么委派任务?”


 


“之前有人像我求助,说他缺几个茶叶罐。”


 


 


 


 


暗恋的何止一人。


 


 


03


 


 


晴明大人很喜欢拽源博雅大人的马尾。


 


 


04


 


 


红叶是个好姑娘。


 


曾经被晴明狠狠地伤透了心,从此义无反顾的站了博晴,天天诅咒晴明大人被上。


 


然并卵。


 


很多时候智商决定攻受。


 


 


05


 


 


鲤鱼精起床的时候看见房间门口放着一枚非常好看的贝壳。


 


她捡起来,放在自己的小罐子里。


 


 


 


第1375枚了呢。


 


 


 


 


她吐着泡泡游上了水面。


 


 


 


 


“河童先生,早上好哟。”


 


 


06


 


 


鬼使黑每次被晴明带出去当苦力的时候,鬼使白就喜欢站在庭院里的那棵树下等他。


 


同样在等晴明的源博雅就会站在树的另一侧。


 


源博雅大多数时候都是自顾自地在吹笛子。


 


 


 


但也有极少数的情况,


 


他会和鬼使白聊聊天。


 


 


 


“鬼使白,你和你哥哥现在怎么样了?”


 


“都说了,他不是我哥哥。”


 


“你不是都不记得了吗。最近阎魔还来找过晴明,说是你们两个人整天不在,地府太冷清,要借几个小式神去玩玩。”


 


“我们事务很繁忙的,晴明还整天找鬼使黑去帮忙。”


 


“你这是不高兴了?”源博雅大人的情商难得上线一次。


 


鬼使白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所以你向晴明告白了吗?”


“你怎么知道???”


 


 


 


鬼使白想了想,还是没有告诉源博雅大人,其实樱和桃早就已经迫于晴明的威胁,屈打成招。


 


还顺便告诉了所有人。


 


 


 


晴明一行人回来后,就看见两个人颇为和谐的站在一起。


 


晴明意味不明地眯起了眼睛。


 


鬼使黑不满地瞪向晴明。


 


晴明摇了摇折扇,“这就是夫人外交。”


 


鬼使黑满意地收回了视线。


 


 


 


“晴明你回来了。”源博雅向晴明挥了挥手。


 


在鬼使黑回来之前,鬼使白时不时地就看向庭院门口,整张脸上写着肉眼可见的四个字,急不可耐。


 


在鬼使黑回来之后,整个人的气场忽然一变,高贵冷艳的不行,装作漫不经心的向鬼使黑走过去。


 


“赶紧走把,还有任务呢。”


 


“好的,弟弟。”


 


“都说了我不是你弟弟,”鬼使白的语气顿了顿,“受伤没?”


 


 


07


 


 


你说会是鬼使黑先告白还是鬼使白呢?


 


 


08


 


 


寮里的妖狐是个满口花花的风流浪子。


 


想当初他第一次见我的时候,都能满眼风情的来一句,“你就是我命定的少女。”


 


我只是笑笑,然后给他讲了个故事。


 


听说他一晚上抱着自己的尾巴,愣是没敢睡觉。


 


 


 


不过长得还真可以。


 


 


 


寮里的大天狗也是个怪胎。


 


这妖怪大概是中二病晚期。


 


每天都妄想着称霸世界,满口什么大义。


 


和妖狐一比,显得理想高大上了不少。


 


 


 


最近寮里的妖狐有点不对劲。


 


最大的证据就是,他现在出场有时能突突突突好几下,成功摆脱了突突狐的名号。


 


前提时有大天狗在场。


 


 


 


晴明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以后队伍里要是没有大天狗,坚决不上突突狐。


 


 


 


妖狐那天突然跑过来问我,“听说你知道很多人喜欢的对象。”


 


我:“???”


 


“那你知道大天狗喜欢谁吗?”


 


我很想说可能是黑晴明,但是想了想,害怕妖狐怒从心中起,直接给我来一个几十连突。


 


妖狐见我不说话,接着又说道:“其实我喜欢大…”


 


“大天狗早上好。”


 


妖狐吓得把脸埋进了自己的尾巴。


 


路过的大天狗:???


 


 


 


 


妖狐这人天生长了个恋爱脑,一旦有喜欢的人便整个人都开始荡漾,那架势简直要告知全世界。


 


“妖狐,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在式神聚会上,雪女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诶?你怎么知道的?”


 


众式神看着妖狐那摇的格外欢快的尾巴,沉默不语。


 


“是,萤草嘛?”桃花妖啃着樱花妖做的小饼干问道。


 


觉抡起了狼牙棒,直接砸在了妖狐的尾巴旁边。


 


妖狐本来摇的欢快的尾巴直接僵硬,上面的毛都竖了起来。


 


 


 


“你们都在这里干嘛呢?”大天狗奇怪地走了过来。


 


妖狐的尾巴又摇了起来。


 


众人心领神会地对视一眼,神秘地笑了笑,四散而去。


 


大天狗:???


 


 


 


其实,每次妖狐见到大天狗尾巴都摇的那么开心。


 


同为犬科,有什么不懂。


 


 


09


 


 


桃花妖喜欢没事的时候去樱花林里坐着。


 


樱花林很美,正值暖春,粉色的花瓣铺满地。


 


 


 


我悄悄地飘了过去。


 


“你为什么不告诉她呢。”


 


小桃看见我,先是很惊讶,然后就了然地笑了笑。


 


“她幸福就好了呀。”


 


 


 


 


“小桃你怎么在这里呀,我新烤好了樱花蛋糕哟,要不要来尝尝。”


 


“我这就来啦!”


 


小桃抖落了兜帽上的花瓣,一蹦一跳的走了。


 


 


10


 


 


荒是一位新来的式神。


 


一开始他沉默的很,只喜欢晚上的时候坐在房顶,看一看月亮。


 


 


 


直到有一天…


 


“荒川大人真的是一位很温柔的人呢。”


 


 


 


 


换了新衣服的荒有着一头漂亮的黑发,曾经被食发鬼觊觎很久。


 


在某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食发鬼拿着剪刀,偷偷摸摸地出现在荒的房间里,图谋不轨。


 


然并卵。


 


被荒抓了个正着。


 


“天罚·星。”


 


 


 


 


“这样吧,你帮我个忙吧。明天去荒川之主房间里帮我偷一根头发,一根就好。”


 


食发鬼臣服在大佬的淫威之下,屈辱地点了头。


 


 


 


第二天,早起跑步的山兔惊讶的发现,食发鬼精神萎靡地从荒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山兔将这个大新闻告诉了一起晨练的孟婆,孟婆一时兴奋,顺口告诉了萤草,萤草一扭头又告诉了觉,觉一个狼牙棒挥舞起来,烟烟罗也知道了。


 


烟烟罗激动地冲到弟弟房间,激动道:“听说弟弟你出嫁了?”


 


刚刚被荒教了一晚上如何做人的食发鬼:???


 


 


 


然后,全寮都知道。


 


新来的高冷式神和食发鬼搞在了一起。


 


 


 


 


那天的荒川极为不平静。


 


 


11


 


 


阎罗殿总是很冷清的。


 


孟婆天天去找山兔。


 


鬼使黑和鬼使白每天都不知道在忙什么。


 


两个见习鬼使只会蹦蹦哒哒地过来报个到,然后就不见了踪影。


 


 


 


 


“判官,你在干什么?”


 


“阎魔大人,在下正在整理生死簿。”


 


“那个有什么好看的,”阎魔灵机一动,“要不,你给我笑一个看看。”


 


判官一愣,努力地扯了扯嘴角。


 


“算了,太丑。”


 


 


 


正当判官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又惹阎魔大人不开心的时候,听到了阎魔的声音。


 


“听说平安京里正值花季,你陪我去看看。”


 


 


12






夜叉的gay气人尽皆知。




青坊主的正直也是人尽皆知。




所以当我知道其实青坊主暗恋夜叉的时候,整只妖都不好了。










“喜欢便是喜欢了,我会认真面对这份感情。”




青坊主向我说这件事的时候,一如既往地平淡。




“所以你来找我?”




“听闻妖狐曾向你询问过……”




“夜叉没有喜欢的人。”




“谢谢。”




“可是他是恶鬼……”




青坊主没有说话,只是冲我笑了笑。






13


 


 


茨木一直想不明白一件事情。


 


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爱情有那么好吗?酒吞堂堂一代鬼王,为了红叶那个女人而颓废…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鬼使黑想了想,望向远处正在忙碌着的鬼使白,“大概就是无论生死,都想和他在一起吧。”


 


“喜欢一个人呀,”萤草困惑的歪了歪头,“就是不想看到别人欺负她吧。觉你怎么又一身伤回来!谁欺负你了!叮!”


 


“喜欢一个人会觉得他是最厉害的。”荒缠绕着手中的那根白色发丝,说道。


 


“喜欢一个人当然是要让她幸福啦,来点蛋糕吗,小樱刚做的哦。”


 


“嗯?喜欢一个人的话,会因为他有喜欢的人而困扰吧。”源博雅至今都没有找出来那个长马尾的女孩子。


 


“竭尽一切让她开心。”判官头也没抬,自顾自的甩着毛笔。


 


 


 


 


 


“嗯?你问我喜欢一个人什么感觉?不就是你对酒吞的感觉吗?”


 


茨木一脸懵逼地看着我。


 


估摸着他是自己悄悄地把问到的答案套入他和酒吞之间,脸上的表情更加的炸裂了。


 


大江山二当家面临人生大危机。


 


看着他这样我就想笑,其实我只想逗逗他玩。


 


 


 


 


几天之后。


 


“你看我要怎么给吾友告白呢,他心里还有红叶那个女人……”


 


我:???


 


 


14


 


 


“雀,你看那边的山茶花漂亮吗。”


 


 


15


 


 


还忘记了谁呢?


 


青行灯转了转笔,苦恼地想到。


 


 


16


 


 


“青行灯,你在那里写什么呢?快点过来,要去开宴会了哦。”妖刀姬带着她哪大刀,走过来说道。


 


“好的马上。”


 


 


17


 


 


还有,


 


妖刀姬喜欢我呀,


 


她什么时候会说呢。

评论

热度(836)

  1. 争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