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talyst 【十哥中心文,可能有ooc】

来一盘红烧陈年老咸鱼:

The Catalyst
【十哥中心文,ooc预警】
【背景大概是变四汽车人被通缉的那段时间】
因为特别喜欢十哥这个角色,所以试着写了十哥中心文
在我印象里的十哥就是那种“在队友面前装逼秒打脸,敌人面前装逼才能坚挺”,有点神经兮兮但是却意外地可靠的类型,自带人格魅力buff,可爱迷人又帅气的不正经正派XD
超喜欢他
可能有错字
——————————
“呿……”
炎热的天气让汽车人狙击手不满地哧了一声,舌尖挑动口中叼着的金属牙签,让它从嘴的左边挪到右边。他漫不经心地扯扯披在身上的厚重布料。烈日照射下,这块从垃圾堆里捡来的破破烂烂的人类麻织物开始发出一股混合着鱼腥和腐败气味的恶臭。
十字线坐在岩石上,调试手中的狙击步枪。风沙磨损和尘土覆盖让这把精密的步枪失去准度,它的枪身掉了漆,藤蔓类植物也卷住枪管,特别是扳机,几乎被枯草卡死。
“啊……”军火专家拽下那些干枯的黄褐色草茎和藤条,熟练地把狙击步枪拆解成零部件,摊开摆放在地上。他伸手拉下置于头盔上用于检修武器的镜片,“让我来瞧瞧……恶劣的地球环境究竟把你折磨成什么样了,小美人儿。”
这把狙击步枪是十字线上周捡到的。那时他炸翻了墓风的一支分队,从分队的运输车上拿走这把曾属于其他赛博坦人的狙击步枪。
“既然你的主人已经……哦好吧没准他也和我一样炸翻了墓风这群炉渣呢?谁也说不准不是吗?不过他现在是没法好好照顾你了,就由我来接手吧。”
他没有为牺牲的战友默哀的习惯,不管对方是死在霸天虎的枪炮和刀刃下,还是成为墓风手里的亡魂,再或者是被赏金猎人猎杀。死者是过去,生者才是未来,带着他们的仇恨和期望活下去,战斗直到死,才是对他们最好的缅怀。
组装枪械对于十字线而言不是什么难事,就算打碎他的光学镜然后一边和他聊些乱七八糟的话题,他也可以凭借手感在一分钟内将拆分开的枪械组装复原——拜托,他十字线是谁?他可是最厉害的汽车人军火专家兼狙击手……虽然性格原因导致他没有铁皮那么出色然而也不能成为否定他能力的理由吧?
狙击手取下口中的牙签,用它挑掉枪身和枪管缝隙里的沙砾和草根,他对着枪管吹了口气,把那些掉出的沙子吹开。
他哼着不知从哪学来的歌曲,状态就如同平时与战友开玩笑那样放松。这是十字线唯一忘记自己并不喜欢地球的时刻,因为这不成调的零星音符正源自地球的乐队。通过车载音响,十字线多少了解了些地球文化,美好的,或是糟糕的。
拆下的旧弹匣被十字线随手放在岩石上,他从风衣里摸出装配穿甲弹的步枪子弹弹匣,可看了看步枪,军火专家还是选择把弹匣里的子弹取出,装入旧弹匣中,最后给狙击步枪装上。
“总觉得一新一旧,不搭调到极点。”十字线念叨着,正要拉开保险栓,试一下调试后步枪的准度,但刚举起步枪,他又将其放下,“虽然新旧不搭可瞄准镜嘛……还是加上才好,灰姑娘也不是照样穿了水晶鞋么……哈?我怎么说起了地球人幼生体的睡前段子,这真不像我的作风,难道是这个泥球让我的脑回路变迟钝了吗?”
事先已经校准完毕的瞄准镜被安装在狙击步枪上,军火专家拉开保险栓,伸手捡起一块石头往空中抛,随后举枪,扣动扳机,石块在枪声中化为碎片。
“该死的,十字线你这傻瓜,你忘记配备消音器了!不过,嘿嘿,用起来还真顺手,你的主人大概另寻新欢了,以后你就和我混吧!我啊,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军火专家的自言自语在旁人听来就像是个疯子,又像梦中人惊醒后的呓语。很少有汽车人能忍受他神经质般的絮絮叨叨,除了漂移,那个看似正常但实际上可以随时做出一些出戏得让人想砸了光学镜的举动的武士。
绿色涂装的赛博坦人不会在意那些落在他身上的眼光。自由散漫,不到关键时刻绝不严肃,这才是十字线的一贯作风。就像此时,只是因为不愿意换掉涂装和载具,才身披用做掩护的布料,在烈日下,独自行于荒漠之中。
倒是有几分狙击手的派头。
他背起狙击步枪,正寻思着今晚要到何处过夜,远处传来断断续续的枪声和急促的刹车声把十字线拉回现实。
战士的本能让他迅速找了一处有枯草的乱石堆趴下,将麻布拉过头顶,盖住自己。
十字线架起狙击步枪,把枪口对准声源处,用瞄准镜观察,想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看见了。是一场属于墓风的猎杀。
酒红色涂装的赛博坦人一边大步疾跑,一边举着冲锋枪向身后的黑色军用改装车射击,榴弹在他身旁爆炸,击起的碎石和尘土模糊了十字线的视线。直升机上的人类架起机枪,对着那个赛博坦人扫射。对方也不是软柿子,抬手丢出一枚手雷,炸毁其中一架直升机。之后又丢出一枚烟雾弹,趁墓风的队员们还被笼罩在烟雾中,他高举冲锋枪,对着天空射击。
“哒——!”
“哒!”
“哒——!”
循环往复,两个长音中间夹着一个短音。
这是人类通用的求救信号,“SOS”。
大概是对方身上自带的扫描仪器扫描到了自己的火种信号了吧……赛博坦人的扫描仪器比地球人仿制的不知灵通上多少倍,只可惜,只能扫出生命信号,并不能确定派别。十字线想着,用有色镜片遮住一边的光学镜,手指扣在狙击步枪的扳机上:“这就是实战的机会吗?来得还真快啊……哇哦,这什么情况?”
通过瞄准镜,狙击手看见被攻击的赛博坦人肩上的派别标志,那个让他恼火的霸天虎标志。
“墓风这帮炉渣还真是‘通吃’啊。”
他喃喃着,松开扳机。
如果让墓风杀死这个霸天虎,就能省下不止一颗子弹了呢。
“哒——!哒!哒——!”
求救枪声越发激烈,霸天虎也朝十字线所在的方向看了好几眼。
“滴——”
突如其来的铃声差点把十字线吓得掏出披风里的卡宾枪向身后扫射。
他收到了一条匿名信息。
“救我,求你。”
——赛博坦人的生命信息扫描器最恶心的一点就是它能给扫描到的赛博坦人发送信息,不管对方是谁。
十字线托着下巴,将信息反复看了数遍。
“这年头,连霸天虎都寒酸得开始不分青红皂白地瞎发诈骗讯息了。”
他删掉讯息,用披风把自己严严实实地盖住,决定不再理会。
结果不到一分钟,十字线就收到了不下10条求救讯息。
狙击手气得想爆粗,他一条接一条地打开,然后删掉它们。这并不是说十字线和漂移一样有一套得体的礼仪,只是他如果不看完信息再删掉,就会浑身难受,难受到一不小心脚抽踢爆大黄蜂的后置挡板,然后手抽狙爆探长的雪茄,最后再嘴抽去和漂移一起念诗。
“救我。”
“拜托了。”
“不管是谁。”
“谁都可以。”
“你还活着吗?”
“帮帮我。”
“可不可以。”
“好吗?”
“救救我。”
“我不想死。”
“不想死。”
……
“有完没完啊?!”
军火专家忍无可忍,他愤怒地再度架起狙击步枪,枪口瞄准这个不停给他发送讯息的霸天虎,打算立刻送他去见普神。
此时这场战斗已经进入尾声,墓风的队员用钢缆绊住了霸天虎,榴弹轰炸已经击破他背后的装甲,能量液顺着脊背缓缓流下,将黄褐色的沙土染得一片紫红。
“哦,看来我不用动手了。我就在这看戏好了。”
十字线撇撇嘴,正打算放下步枪,这时,他接到了来自对方的新讯息。
“妈的……”
他丝毫没察觉自己说出了人类的粗口。点开讯息,本以为又是那几个重复出现的词语,但一段长长的对话却抓住了十字线的注意力。
“普神保佑我们每个赛博坦人,我们都是生活在炮火下的破碎躯壳,无法反击,无法超越,无法获得胜利,无法逃脱*。我们本自同源,在墓风这一势力面前,我们都是被通缉者,现在的内斗还有意义吗?或是说你觉得人类杀死汽车人是错,而杀死霸天虎就是维护正义?你的所作所为,永远不能与博派的智慧,公正,慈悲相提并论*²。——来自:霸天虎,炬”
“……”
十字线沉默了,半晌,他才暗自笑起来。
“好家伙!真是能说会道!”
狙击手扣动了扳机,穿甲弹割裂空气,向目标飞去。
“砰!!!”
直升机的油箱被打穿,人类惊恐的尖叫声被一团爆炸的火焰吞噬,金属碎屑纷纷扬扬地从空中落下,如暮春时节落花的樱花树。
没有给在地面上的人类太多思考时间,十字线又接着快速击毁剩下的三架直升机。随后,包围住炬的人类被几发故意打偏的子弹冲散,然而四散的弹片和被击碎的改装车碎片要了其中几个倒霉蛋的命。十字线狙断缠住炬的钢缆,对方挣脱束缚后立刻捡起自己的冲锋枪,对着幸存的人类一通扫射。战况瞬间反转,本来还是砧上鱼的炬一下子成了持刀者,墓风队员在两个赛博坦人的围攻下成了待宰羔羊,只能在绝望中迎接死亡降临。
目标:炬,状态:存活。
墓风队员:24人,阵亡:24人。
直升机:4架,击毁:4架。
军用改装车:6辆,击毁:6辆。
霸天虎炬看向十字线所在的方位,缓缓举起手中的冲锋枪,扣动扳机。
鸣枪两声,以示感谢。
在墓风队员被悉数消灭后,十字线终于大胆地笑了起来。
“放轻松,老兄,不用这么谢谢我。我不过就是个普通的汽车人,没有擎天柱老大那么伟大,也没有大黄蜂那样惹人喜欢。”
他又自言自语起来,然后查看炬刚刚发送给他的最新讯息。
“普神将宽恕我们每个赛博坦人,谢谢你。”
“诶?宽恕?当然了,他会宽恕我们:-)”
十字线回复道,他哼着歌,悠哉游哉地给打空子弹的狙击步枪换上高爆弹弹匣。
“砰!”
枪响过后,炬的火种舱被打穿,他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向后倒下,赤红色的光学镜闪烁几下,最后不甘地熄灭,紫红色的能量液在炬的尸体下汇聚成水洼。
狙击手这才收起遮住一边光学镜的有色镜片,他站起来,拉开盖住头部的麻布,背起狙击步枪,向能离开荒漠深处的方向走去。
这片荒漠怕是不能再待,发生了这么多事,再待下去,可没有傻白甜的霸天虎让他发求救讯息。
“普神当然会宽恕你了,炬。可我不是普神。”
十字线叼着金属牙签,动动嘴角,扯出一个一如既往的痞气微笑。
“所以我要做的就是送你去见普神。”
————————
*:The Catalyst里的歌词:God bless us every one.We're a broken people living under loaded gun.And it can't be outfought.It can't be outdone.It can't be outmatched.It can't be outrun.
*²:来自歌曲【Wisdom,Justice and love】

评论

热度(29)

  1. 红烧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