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胜】三场单方面宣布死刑的恋爱

爆豪爆豪,每天早晨你醒来♪:

*出胜/轰爆/切爆的恋爱咨询,基本都是对话,全文7500,突然很想摸一个轰出切→胜,三个人都以为咔酱喜欢别人系列。本来想写轻松小品,写着写着发现是沉重的酸涩恋爱了


*作者:离说


 


 


“优雅可爱”恋爱咨询室最近非常火爆,据传是那位“优雅”先生总能立刻找到症结所在,甚至引发了“这是什么能帮助恋爱进展的个性吗”之类的话题。


虽然恋爱这种事情始终还是自己的个人任务,也无法阻碍青少年少女们对请个这样的外援,产生了期待和一点点依赖的情绪。


 


今天的第一位客人坐在了窗口前,助手“可爱”小姐抱有十分的歉意开口了:


“非常抱歉,这位先生,‘优雅’君今天可能会迟到,暂时只能由我来听一下您的状况。”


“哎?……啊啊!好……那个,之、之后会传达给‘优雅’先生的吧?”


这个男生似乎面对她非常紧张,因为是异性吗?


丽日御茶子心下对客人的性格做出了初步判断,想到自己的友人,不由得心生好感。这个人和她认识的一个人有一点点像哎,有点可爱……


“这一点请您不用担心,稍后我会把详细信息都交给‘优雅’君,如果他赶不及您的咨询,我们会为您免费再做一次!”


“好……好的!”


“请不要过分紧张,尽量心平气和一些,更有助于沟通哦。”


“谢谢您!!”


怎么办,感觉他更紧张了……!


“我建议您先深呼吸几次,冷静下来之后跟我谈一谈你的她吧!”


咨询室内用于沟通的窗口不算大,还装了变声器,升降调都随机,确保不会暴露出客人的私人信息,反过来对咨询室的经营人们也是一样的。


这位客人总算不那么紧张了,说话却还是有点磕巴:“我的她……是他才对。”


现在的同性恋比例真的有增长很多哎,是隐私有保障的原因吗?


被客人担心着会不会对同性恋有所顾虑的“可爱”小姐,却在思考着这么正经的问题。


客人见她没有别样的反应,语气也渐渐平稳了些:“那个人……我暗恋他也有十多年了。他是我的幼驯染,我们的母亲是老朋友,家就隔了两条街,走小路可以直接穿到他家的后院小门。从很小很小的时候——我都记不清那时我有多大——就学着通过这条秘密小道,爬到树上去敲他的窗。”


“其实家长们也都是知道的,都对这个小孩子之间的小秘密心照不宣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客人笑了笑,笑声轻快而怀缅,“说来也很有趣,在童年的几个玩伴里,我是最弱的……无论是说及个性,又或者是奔跑打闹的时候都好,这样的我唯一一个比之大家算是厉害的长处,就是爬树了。”


丽日被他的笑声感染:“可以听出你真的是非常喜欢他,这也算是从出生至今都在持续的恋爱吗?感觉既温柔又浪漫,如果他是个感性的人,一定也会对你的感情有所共鸣吧!”


“这样的说法太狡猾啦。”客人已经完全放松了下来,“而且他并不是你现在在想的那种类型。”


他开始描述自己的心上人:“他是个自尊心比天高的天才,有天赋、又努力,在我心里,他就代表着胜利。”


虽然不合时宜,但丽日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人影。


“我们之间发生过的事情说多也不算多,说少也不得少。要说到对目前我们的关系有明确影响的,那就是我这个从小就自不量力想要超越他的跟屁虫,成功赢了他一次,然后被他放了狠话‘绝对不可能再让你赢’,结果就真的再也没赢过了。”


呜哇,听起来更像是那一位了……这位客人的那个人,绝对和爆豪君是一个类型的吧!不不不,这么说两边都很失礼了,可能脾气没爆豪君那么易怒?也许在胜利一词方面没有爆豪君那么深的执念?


客人的语气中传达出深深的憧憬:“我很佩服他。欧尔麦特是大家的偶像吧?我最崇拜的人是欧尔麦特,第二个就绝对是他了!这两份崇拜都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根植于心,谁先谁后这种问题,连我自己也答不上来。”


“我唯一明确的是,对他的感情确实已经成为了我的执念。谁都可以向我倾诉困难,人的生命中原本就是有着种种难题需要去解决的,但是只有他、只有他,我唯独不希望他在我面前说上一句放弃。”


“可是,客人,这样不是就太自我中心了吗?”丽日忍不住用上了带着些责备的语气,“每个人都有脆弱的地方,再要强的人,要是能对某人低下头,诉说他的难受,就能证明某人是他心中特别的存在啊!”


“你说得很对,我对他所抱有的,可能正是一份理想吧。不,比起努力要去实现的理想,更类似遥不可及的梦。”客人苦笑着,“因为……这份感情,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它不要有结果——他该是完美无缺的存在,不会有任何弱点。因为我长久以来,都是这么想的。”


丽日哑口无言:“怎么会……”


“多么自私,只是为了满足我的一个梦,我在心中不断地祈祷着,要他不解兰因、无念逝水。我祈求他只会被我或者其他人远远地爱着,永远不去爱上别人。”


丽日喃喃道:“你不是在以恋慕之心看待他。你的爱不是想去牵手、拥抱、接吻的爱,你只是想在心里成就一尊神像,叫它永屹不倒。”


“或许你看到的就是这样吧。”客人摇摇头,意识到助手小姐并不能看见,就换做摆了摆手,“但这都是我从前的想法了。”


“从前?”丽日疑惑地出声,很快反应过来,“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嗯……这位客人的手,好像有一点微妙的既视感……想不起来。


“不是我们之间,那是——”他顿了一下,似乎在调整情绪,“我看见他和我们共同的一位同学坐在桌子的两边。那个同学是个男生,其实是跟我的关系比较好些,该说成是我的朋友吧……我看见我的朋友把装面的碗推给他,然后他们共用了同一双筷子。”


“啊!是他和其他人变得亲近了?而且还是你的朋友……”


“亲近还是称不上,但那之后非常突然的,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明显地变好了。他甚至来向我打听,朋友君是不是最喜欢吃那种面,我只能回答他‘是呀,他吃这种面吃多少都不会腻,他和我说过’,不敢多问什么。”


“但他一定——他绝对是发现了我的不对劲,他是那么聪明的一个人,他想的事情总是要比旁人多上那么多。他朝我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却没有吼我,只是说什么‘放心吧蠢货,不会把那家伙从你身边抢走的’。他根本不知道,咔……他根本就……不知道……”


丽日坐在窗口之后,明明只隔了薄薄的一层透明板材,客人的呜咽却只传过来一点点难以辩明的气声。这个只在最初慌乱了一会儿的冷静的客人,此时发出了压抑到极致的吼声,令她心神俱震。


客人告诉她,他已经无法再忍耐了。如果他心中那具高高在上、冰冷无情的雕塑,非要挖出心脏给别人看,那个别人也最好就是他。仿佛十多年来缺失的嫉妒的心情,一瞬间归位,把整个胸腔塞满溢出,无止境地溢出,几乎将这具躯壳撑破。


他最后不得不承认:“我想要他。”


 


第二位客人也是个男生,穿得过于正式,好像马上就要去参加宴会。


丽日向他说明了“优雅”先生的暂时缺席和补救措施,得到谅解后,看着面前缀着细钻的领巾,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提醒道:“这位先生,这里只是一介咨询室而已,没有穿礼服来的必要吧?”


对面的客人似乎愣了一下:“有人告诉我,‘优雅可爱’咨询室,就是要求来的男性要优雅,女性要扮得可爱……礼服不够优雅吗?”


根本没有这种规则,你绝对是被耍了吧!这是谁的恶作剧啊?!而且说了要优雅却不换敬语,总觉得……


丽日沉默片刻,转换了话题:“那么先来和我聊一聊吧,关于你的恋爱对象。”


客人又是一顿,仔细想了想才慢吞吞地开口:“应该是我的单恋对象吧,是明恋。”


哦哦哦!和先前那位低沉发苦的暗恋不一样,明恋的话就给人一种揭开了保鲜膜一般的清爽感呢!……虽然还是单恋。


客人继续说:“我们都是在读高中生,是同班同学,认识的时间不长,还不到一年。”


“最初他给我留下了一点印象,因为他是入学考试的第一名,不过这印象也不深,只是记得了——他实力很强,而且力争第一位。那段时间的我有个心结,虽说是心中郁闷,以致在同他的比试中没有使出全力,但在一心求得压倒性第一的他看来,我当时的表现应当是十分傲慢的吧。后来再回味,我对他产生了愧疚,又由于他强烈的自尊心而找不到机会道歉,你能明白吗?”


“我能理解,实际上我身边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丽日想起雄英体育祭,一边在心中感慨,一边积极给予客人回应,“您让他没有办法达成绝对的胜利,让他觉得这个胜利掺了水分,让他觉得自己被戏弄了。这可真是很难办啊,自尊心很强的这类人,想要他心里没有芥蒂,只能找个机会堂堂正正地用出全力再比试了吧?”


客人对她的回应感到很舒心,这原本就是咨询室助手需要得到的反馈:“你说的很对,可我找不到合适的时机,来让我们双方都对这件事不再介怀。我下意识地给了他更多关注,在无法传达愧疚之情的日子里,这份细微的感情逐渐发酵,最终变了质。”


听起来像是什么少女漫画里的情节,一个事件之后,男主角从此就惦记上了女主角……


丽日掐掉了基于体育祭印象上的脑补。


“那一天,食堂已经打烊,我一个人坐在那儿,吃的是我最喜欢的面,就看见他从门前路过。他没有表现出来,可我看得出他的胃应该很不舒服,就叫住他,然后把碗推到靠近他的那一边,说‘给你吃三口’。他看了我一眼,用我的筷子真的就吃了三口,虽然他筷子是用得很小心,但是那三口也吞得太多了,那是我最喜欢的凉……最后他还不咬断,皱着眉毛慢慢地吃完了一整口,我的惋惜应该是太明显了,他吃完就跟我说,‘和旁人分吃一碗面,不咬断才是基本的礼貌吧’。过了一会儿,他又向我道谢,说既然吃了我的面,之后就一定会给我回礼。”


客人的语气含着一丝微甜,丽日尽量给他鼓励的暗示。


不过上一位客人的叙述里也出现了面哎,真是奇妙的巧合。


“我没有期待他的回礼,毕竟他看起来是个粗枝大叶的人,但这份好意让我开始觉得他也许不是我以为的那样。我意识到自己给他加上了并不正确的既定印象,我感到很抱歉,向他道歉的时候反而被骂了。第二天,他来敲我的门,到我的房间给我做了一锅同样的面,然后把碗推到我面前——就像我前一天做的那样,然后说,这应该是我喜欢吃、而且也吃不腻的吧?他竟然为了回礼特地去问了身边的朋友吗?那时的我很讶异,更令我惊讶的是,那绝对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面。”


丽日:“……”


这个……好像有一点……


客人注意到她的异样:“怎么了吗?”


“没什么!”丽日努力补救,“你知道他问了谁吗?啊,不是,这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不回答也可以的!哈哈哈……”


“这确实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但我当时留意过。”客人并不顺着丽日的话头走,反而认真思索了一会儿,“应该是他的幼驯染吧?我和那位发小君的关系很不错。”


真的不是巧合啊!!!


丽日在心里发出呐喊。


客人接着回忆他的心境转变:“他真是一个很厉害的人,我从前只知道他的个性很强,在学业上也很有天赋,努力起来又很拼命,但因为好胜心非常强,我对他总有着脾气不太好的印象。那次之后又相处了些时候,我才终于见到了他的另一面,才知道他非但有那些优点,实际上十分细心,做饭非常好吃,对待师长也很尊敬。他在生活中也是这么厉害的人,而我连饭都做不好,只能洗洗碗。”


“我开始对他产生不一样的情愫,见到他就会很开心,和他说话就会感到雀跃,能接触到他的一些、我所不知道的姿态,那种心情甚至是激动的。”


丽日抑住心中奔涌的吐槽欲:“你喜欢上他了。”


“是的。”客人点点头,“最初我不知道那是什么,直到我发现,他经常会给他的一个朋友开小灶,那也是我们的一位同学,他会教训对方叫对方别再来请他做饭,但没两天依然会有下一次。”


“我总算明白了,这种胸闷的感觉,就叫做嫉妒。那我看见他就会开心的情绪,一定就是喜欢了吧。”


救命了,竟然出现了第三个箭头,这位和爆豪君同类型的男生,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这么受欢迎啊!!


丽日说不出话,客人还在描述自己吃醋的心情,说着他明明已经那么明显地追求心上人,却只得一次次的闭门羹。


她好半天才缓过来,赶紧对他表示详细情况咨询室都了解了,请他先回去,稍后等“优雅”先生的回件。


 


第三位客人穿着打扮和前一位对比特别强烈,他穿着时下流行的篮球男孩潮款,说话的语气也大大咧咧的。


“我发现我喜欢上了自己的好兄弟。”这位客人非常直接,“之前也有去网上搜索过,不过见到更多的都是什么,‘我把你当好兄弟你却想上我’,反而心里更乱了。”


丽日宽慰他:“网上那些情况不一定对您就适用呀!这也是情感类的咨询室存在的意义了!”


“嘿嘿,这么说也对。我挣扎了挺久的,毕竟对着什么都不知道的好兄弟产生这样那样的……还有冲动啊……什么的……”客人挠了挠脸,大概是向女孩子说这些还挺不好意思的,“其实就是……负罪感特别强烈吧!因为你想想啊,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就和平常一样跟你从早上打开宿舍门开始,一直相处到晚上用邮件道了晚安。”


丽日来了些精神:“哦哦!我明白我明白,一天二十四小时,就要跟他相处十六个小时!而且会下意识地和喜欢上他之前的时候对比,‘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他这么帅’之类的,对吧!”


“对对就是这种感觉!不愧是‘可爱’小姐,你还是很懂的嘛!我也觉得他超级帅的!特别有男子气概的那种!!尤其是战斗的时候、噢,我们是英雄科的同学。”


客人也情绪高涨起来,那热烈的语气让丽日整个人都有了积极性:“嗯嗯!英雄科的话会有些战斗课程,能看到对方战斗时的英姿,有时候还能合作一起攻克考试。我也有一点这种经验哦!”


“是吧!并肩作战的感觉超棒的!而且不只是战斗和训练的时候,他平常也让我觉得超可靠又超可爱。”客人沉浸在列举好兄弟的优点中难以自拔,“他做饭绝对是高级饭店的大厨水准!我和其他几个家伙为了能蹭饭,那都是不要脸直接求他的,虽然他嘴上会狠狠地数落我们怎么这么懒都不肯下楼买饭,但还是会给我们开小灶。怎么样他是不是超好?!”


丽日竖起拇指:“厉害了你,这是口嫌体正直啊,如果能成的话岂不是能享一辈子口服!”


说着她自己心里咯噔一下,个性很厉害、做饭超好吃、给朋友开小灶、虽然骂了他们但还是给蹭饭了……不对不对,喜欢面的客人指的是只给那一个朋友开小灶的意思吧?


客人叹了口气:“成功了就是一辈子的口服,失败了就再也没有这种机会了吧,虽然我也不是为了他的手艺,我只是……”


他放在台前的手握了握拳:“我只是,觉得自己知道他那么多好的地方,就忍不住想把这些都据为己有。”


“我刚刚说是有好几个人一起去找他蹭饭吧?那些都是朋友了,我只拿他当好兄弟的时候,一心只觉得能吃顿好的真是享受——我现在只是多了其他的心思,也还当他是好兄弟的!——但是后来,我渐渐开始不满了。‘明明我是他最好的朋友’……这个念头根本无法摆脱。”他说话的时候有些怅然,“人真是奇怪啊,明明我比起以前,只是对他产生了第二份喜欢而已。”


“不管是什么感情,超过一定限度就会带上无形的压力,爱情更是自私,不是吗?”丽日还是比较喜欢他语气欢快的时候,也许是今天的气氛总是有些沉重的原因吧。


客人呼出一口气:“没错,我想要向自己证明,‘我是他最好的朋友’‘我和别人不一样’。我开始更加频繁地去找他蹭饭,好像只要从他那里得到一点容忍,就能说服自己继续当这个有点特别的‘朋友’。可我忘记了,像这样无法控制的得寸进尺,本身就不该是身在朋友这个位置的人该做的。”


“当我坐在他的房间里等他给我开小灶,却看见他们都来敲门的时候,我根本抑制不了,想将所有共同好友关在门外的冲动,最后只能用和他们抢菜来掩饰一点点。还是太明显了吧,可是明明都这么容易被发现了,那么聪明的他,为什么还没有发现呢?”客人低下头,“快发现吧,然后干脆地、狠狠地,拒绝我,给我一个爆炸,我一定不会防御,会让他揍个痛快的。”


……等一下??爆炸??……啊……这是因为,个性相似的人性格也会有相似之处的原因吧!


丽日感觉有点坐立难安。


“我知道我那一点点争抢的行为,只是在利用大家,达到欺骗自我的效果而已。但是,但是在他所有的朋友里,唯独有一个人,只要一靠近,就让我有种警报震天响的感觉。”


……我觉得我已经搞清楚了这个套路,这里是不是该出现什么新角色了?


“其实他们两个的关系也称不上朋友,虽然他们是幼驯染,但是我几乎没见他们和平共处过。”


你不按剧本来啊!!!谁想得到这竟然是个闭合线路?!!


“他们待在同一个空间里,排除掉待在同一间教室的上课时间,不是会生起其他所有人都不能理解的争端,就是两个人都沉默得气氛吓人。可……”客人停顿了一下,“这么说吧,我有听发小他提起小时候的事情,小时候他就是孩子王,发小和别的孩子都用昵称称呼他,现在大家都不是叫昵称才比较好记的小孩子了,其他的人也都在偶尔的往来中普通地叫他后面的名字,可只有发小,还在叫他‘咔酱’。”


咔擦一声,丽日脑袋里的弦断了。


客人还在继续说着:“让我无法催眠自己不去在意的一点就是,虽然他平常对发小的态度就很糟糕,但如果是你被一个讨厌的人‘咔酱咔酱’这样叫着,假设你的脾气也是易怒的类型,是助手小姐的话也肯定会生气的对吧?”


丽日大脑放空,只觉得脑壳里全是“咔酱咔酱咔酱”的回音,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连对方并不能看见都没反应过来。


“可他的态度并不会在平常的基础上有太大变化,把他看见发小时的心情定在负五的话,被发小叫了昵称最多是变成负五点五。可他尽管容易被踩到爆点,其他人总要做点什么才会让他的心情变成负数,只有发小,永远只需要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就能轻而易举地牵动他的情绪。”


客人到这时候也不是很在意她的回应了,他在“可爱”小姐的视线之外露出酸涩的笑容:


“所以啊,那个人对他来说,才是最特别的。”


 


直到“优雅”先生赶来咨询室,丽日都处在一种恍惚的状态。青山优雅问她究竟遇见了什么样的客人,还开了她的玩笑,她也没有清醒过来,只是用飘忽的表情把前三位客人的详细情况记录交到了青山手上。


“嗯,是这样啊。”青山摸了摸下巴,“原来他们是这么想的啊,我还很奇怪为什么明明这么危险,却谁也不主动进攻,原来都是投鼠忌器吗?”


丽日猛地回过神:“哎……哎?!青山君,你之前就知道吗?!”


青山摆了个pose:“那当然了,我可是咨询室的招牌,‘优雅’先生哦!观察身边人的情感状况是每日必修功课~”


“那……”丽日咬了咬嘴唇。


如果可以的话,她不希望他们任何一个人在这个混乱的红线团里受到伤害,但她也是有偏心的,人总是会趋向于自己更熟悉的伙伴,如果只有一个人不会受伤,她当然希望那个人是她最好的朋友,可是她又不知道被红线缠起来的那一位是怎么想的……


“‘虽然对其他两位很抱歉,但还是希望小久君可以不要露出受伤的表情,可仔细想想我根本不知道爆豪是怎么想的’。你刚刚在纠结这个,对吧?”


“噫!”丽日退后一步,“出现了!‘优雅’先生的必杀读心!”


“哼哼,这可是我独门的秘技!”青山自顾自地照了照镜子,才收起了轻佻的表情,认真地对她说,“这件事,我们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插手。无论是允许轰进自己的房间,还是单独给切岛开小灶,又或是面对绿谷会心绪不稳,那都是爆豪胜己没有无动于衷的明证。”


“也许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但这三个人对他来说,可能都有着特别之处。”


青山朝丽日笑了笑:“所以你不要哭啦,不就是失恋了嘛!”


 


 


———————————————————————————————


 


咔对这三只的感觉都不一样,加长版标题应该是“三次恋爱单方面无疾而终,还有一次成了四人行”


咔根本不知道轰在追求自己,同学们也都不知道,只有出久隐约察觉到一点

评论

热度(408)

  1. 爆豪爆豪,每天早晨你醒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