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not] a Twin Thing. by Heartslogos 速巫双子亲情向

Theia:

双子亲情向,背景Teddy/Billy


有少复Eli,Kate 红女巫快银出场


部分粗口


作者开放授权


原文链接:http://heartslogos.tumblr.com/post/89685771253/its-not-a-twin-thing


 


Summary:


四次Speed和Wiccan出乎意料的相似,一次那不是个意外。




-


 


“就是说一下,我们并不真的是兄弟”Tommy说,“不是说,我们可以是兄弟,但我们并不是,因为魔法灵魂之类的。即使我们真的是,我也是那个更酷的那个哥哥”


 


“抱歉,但是你怎么就是了?”Billy哼哼着,“请解释你的逻辑。”


 


Tommy摘着三明治的边缘,把棕色的面包边弹到Billy的盘子里。“好吧,第一,我更高”


 


“我们一样高。哪一部分特征——我是说双胞胎的特征——你没有?”


 


“你有雀斑,Billy。我们不一样。我的皮肤就像初雪一样纯净无暇——”


 


“我有雀斑的唯一原因是我保持静止的时间足够太阳照到我,呆瓜。”Billy哼出声。


 


“——我还是比你高!”


 


“也就高半厘米。而且那是因为你愚蠢的头发。”


 


“你的头发才蠢。”Tommy嘟囔,皱着他的鼻子。Billy翻了个白眼,啃着一截面包边,把Tommy 的盘子拉过来开始挑另一半三明治的边。“真恶心。”


 


“它们是最好的部分。”Billy抗议。


 


“你知道,对于两个声称和对方没有关系的人,你们倒是很容易就陷入那种模式里去。”Kate说,给了他们的盘子一个眼神。“你们经常那么做吗?”


 


“做什么?”Billy眨眼。Tommy伸手拿叉子戳Billy的腌黄瓜。


 


“像这样吃掉对方盘子里的东西?”


 


他们同时眨眨眼向下看,才觉得有些震惊。Tommy皱眉。“我从不吃面包边,它们尝起来很恶心”


 


Billy耸肩,“我总会吃掉我兄弟的面包边。


 


Kate咬着薯条哼哼。Billy说的也许是他的弟弟们,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他对Tommy做同样的事。


 


男孩们耸耸肩,又回到了他们之前谁更大的争吵中。


 


他们一次都没有向下看他们在吃谁的盘子里的东西,或者谁在吃他们盘子里的东西。Kate想知道他们是不是曾经坐下来讨论过他们的喜好,或者这只是本能,习惯。


 


她想知道Wanda是不是知道这个。


 


-


 


发短信给双胞胎中的任何一个都令人感到挫败,Eli想,他们不会向对方学习。如果是这样他就不用找Teddy帮他们解开他们像密码一样的短信好把它们翻译成可以理解的意思。


 


Billy的短信全是一整段的词语——没有缩写,没有大写,没有标点,没有表情符号,只有一整段的词语。Tommy——就像他甚至没有写整个句子的耐心,他的短信只有符号。


 


Eli不知道Teddy是怎么他妈的理解双胞胎的神秘语言的,但他希望他也能学会,因为坦白说这有点尴尬而且烦人,当他必须要给他的短信历史截图然后向Teddy寻求翻译。


 


“我问Tommy他能在几点接我去吃午饭,他只给我回了个笑脸和感叹号。”Eli说,Teddy正重新设置控制台好重玩一遍Dragon Age(龙腾世纪)。Teddy不知怎地对Alistair Theirin有种不健康的迷恋,而且如果Eli说他不明白他的魅力那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Teddy接过手机瞟了一眼,“一般的时间,而且他很激动因为他有一个星期没有吃到油腻的不健康食物——Kaplan先生禁止他们吃快餐”


 


“你是个圣人,奇迹的创造者,一个自然造的怪胎,Altman。”Eli说,“你确定你的能力不包括——比如——解密吗?”


 


Teddy哼出声,“你会习惯的。再说,它没有那么难。”


 


“你一直这么说,但我还是在这里,还在问你为什么一些符号和数字8还有小写的c是在问Billy是要橙子还是葡萄的奶油汽水配他的汉堡”


 


“Billy一直都要橙子的。他特别喜欢那个。”Teddy笑道,“Tommy知道你现在应该懂更多了,因为最终Tommy会在Billy吃他的薯条和草莓奶昔时喝掉半瓶Billy的汽水。而且Tommy讨厌一切葡萄味的东西,再问他要橙子还是葡萄就是在侮辱你们的友情了”


 


“如果他们能——向对方学习一下,或者”Eli做了个砸的动作,“如果我们能把Billy吐词语的方式和Tommy对符号的热爱混在一起,我觉得我们队会少很多沟通问题。”


 


“你知道有趣的是什么吗?”Teddy在Dragon Age的开始界面在屏幕上亮起来的时候说。


 


“什么?”


 


“他们俩都对我说了一样的话。在不同的场合。”Teddy咧嘴一笑。“他们都觉得对方发短信的方式很可怕。”


 


“噢我的天。”Eli大笑,“他们都不知道。”


 


“不。”Teddy说,按着手柄。“所以——女性,森林精灵(Dalish),盗贼(rougue),还是我们要一直用人类男贵族(human male noble)玩下去,盗贼?”


 


“女性,精灵,盗贼。继续你的Alistair Theirin幻想吧,Altman。你个怪人。”


 


-


 


“他们真可爱。但是别告诉任何人我这么说了。”Kate说,Teddy轻柔地把Billy推过去一点。Billy皱了皱鼻子蜷缩了一下,挤到了Tommy,他嘟囔着。


 


“你能相信Kaplan太太说过这个但是他们并没有相信她吗?就像她在对他们说谎?”Teddy说。Eli抬起一条眉毛。“对吧,为什么她要说谎啊?我觉得Tommy还是不怎么相信这整个魔法双胞胎投胎的事,Billy只是觉得尴尬而且不想让Tommy觉得不好”


 


“所以。他们会睡成一团而他们自己不知道?”


 


“不。”


 


他们三个交换了一个喜爱的眼神,然后向下看向睡着的一对。由于紧急线路不是被关闭就是过于拥挤,Tommy之前一直在战斗现场和最近的医院之间跑来跑去传递消息。Billy则不停地使用大规模的传送咒语来摆脱废墟并根据Tommy给的方向转移受伤的人。


 


(“这边!这里更稳定而且已经清理过了——还有这些人要去市中的分流中心,一楼的旁边一点——”


 


“好了!我之前去过这些医院,我知道要把他们送去哪里,Speed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些细节——”


 


“我知道,就是以防万一。万一你——比如——漏掉某个人的一条腿呢?真恶心,Wiccan。真恶心。”


 


“噢我的天哪,我可以做的比那更好,你个混蛋!”)


 


—当复仇者们说他们可以停下的时候,双胞胎累的都要站不稳了。


 


他们甚至没能换掉他们的制服就倒在复仇者大厦里了。


 


Billy蜷缩在右边,Tommy仿佛是他的镜像一般,他们的嘴巴在睡梦中张开,浑身上下沾满了煤灰血迹和尘土。Kate叹了口气。


 


“这床单就是个灾难。”


 


“你竟然在抱怨床单?”Eli用鼻子哼出声,“那我们的制服呢?”


 


“这床单是我从家里带来的。”Kate说,“它们很舒服。这简直就是浪费。我是说——”她对着自己挥了下手,“我可以预料我的制服最终会变成一团糟。我可以预料到这种事的发生。但是我没有每当纽约陷入危机的时候都要换一张新床单的预算”


 


“你的计算错误。”Teddy打趣道。


 


双胞胎们都在睡梦中喃喃着什么——他们甚至在同时抽动了一下,在贴向对方的时候皱着眉。他们之间并没有接触,但是他们的手的姿势看起来就像他们正抓着对方。


 


(Billy手朝下,喘息着说着什么。Tommy的手向上,手指在空气中抽动。Billy的脸埋在枕头里,Tommy轻微的面向上方。)


 


Kate叹气,剥掉她的靴子,躺到Tommy背后,“好吧反正它已经毁了。”


 


“我们并不能全挤进那张床上。”Eli指出这个事实,但他太累了以至于不能对这个主意提出抗议。


 


“这张床单已经被毁了,而我不想一次买三张新床单。”Kate回答,闭上眼睛躺着,一只手放在她的肚子上,“再说。如果我们都睡在同一张床上可以减少他们在醒来的时发现他们难以置信的可爱的’灵魂双胞胎睡成一团’睡姿的尴尬。”


 


“那样它就是团队关系的表现而不是魔法产物了。”Teddy从Billy那边说,打着哈欠。“你真是个天才,Kate。”


 


“这就是为什么她是队长。”Eli同意道,不知怎么找了个办法把自己塞进了仅剩的空间。“也许我们应该买个更大的床。”


 


-


 


“你知道,姐姐。他们很像我们。”Pietro说,他看着Billy向Tommy伸手试图抢过遥控器。这很奇怪——这些家族聚会。但是它——它很有意思,学着去了解这些他觉得不会存在的侄子们,再次和他的姐姐在一起。了解他的侄子们现在的生活,看着他们作为普通青少年。


 


Pietro和Wanda在Billy向Tommy射出一股魔法时移开目光,因为Tommy带着遥控器和Billy征用的毯子快速移到沙发的另一边不让Billy够到他。


 


“Billy总让我想起你。”Wanda说,Pietro投给她一个眼神。


 


“你是把自己的孩子弄混了吗?虽然他们是很像,但——”


 


Wanda哼声打断他,“Billy像个哥哥。他很有耐心。”


 


Pietro甚至都不想回答,因为他不用看都知道Billy正把Tommy悬浮在半空中来防止他逃跑。


 


-我想让Tommy不要动我想让Tommy不要动我想让Tommy不要动-


 


“哦我的天,你这个作弊的骗子,作弊作弊!”


 


Wanda耸肩,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你得承认Tommy把Billy训练得很好。”


 


“训练。”Pietro面无表情地说。


 


Wanda点头。Pietro回过头,Tommy在沙发的一头生闷气。Billy不见了,Pietro抬起头,几秒钟之后Billy从厨房回来,无言地递给Tommy一瓶可怕的黄绿色的东西。


 


Tommy从他双胞胎兄弟手里抢过它,在沙发上展开自己,头躺在Billy大腿上,看起来既满足又安慰。


 


Billy一只手放在Tommy头发上,拿着遥控器调回了他们之前正在看的电影。


 


“训练。”Wanda重复着。“我几乎一生都和你在一起,弟弟。即使是我也得承认至少在我们八岁之前我都没有把你训练得这么好。”


 


“我没有被训练。”Pietro低声嘟囔,但仍然乖乖的伸出手等着接过Wanda的大衣和包好把它们挂在门旁。


 


-


 


“你疯了吗?”Billy在他们关上门的后一秒爆发出来。Tommy站在原地对他怒目而视,一反常态的没有动来动去,“你可能会死Tommy!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这个,但是巫术并不在我的能力范围里!”


 


Tommy绷紧他的下巴,在Billy凑上来时几乎把眼睛眯成一条缝。


 


“你是个极速者,Tommy!你从危险中跑开或者你他妈的躲开它。你不能直接面对它!你不能——上帝啊,Tommy,你那天杀的制服上没有盔甲。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会做什么如果他们——”


-


“那么你呢?”Tommy厉声说,快速爆发出一大段话,他的手势快的都模糊起来。Billy抽出手来抓住Tommy的腰,当真的抓到时他有些惊讶。


 


“Tommy慢点,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那就是他妈的为什么你个笨蛋!你不懂我。”Tommy大喊,另一只手握成拳抵在Billy的制服上。“你——我?我?我会快速治愈,你个混蛋。那么你呢?该死的,Billy。你是我的小弟弟——你觉得我会让你受伤?你是家人。你是我的全部,如果你觉得我会就站在那里看着你被他妈用该死的慢动作炸飞那么你完全不能懂——”


 


Billy嘶声说—“噢所以你现在相信我们是兄弟了?”


 


“我不知道我相信什么,除了如果我要失去你我就会失去我天杀的理智并让那天看起来像在他妈的公园里散步那样!”Tommy咆哮着,睁大眼睛,他的手在颤抖。“放开我Billy。”


 


“不。”Billy吼回去,用手捏紧Tommy的腰。“我不会让你离开的,我以为你死了。我以为——我以为—操。”


 


Billy也在颤抖,他们都发着抖,他们拥抱着彼此,这是个充满感伤和情感的拥抱,过一会儿他们肯定要否认这件事—


 


“记得当——当Pete舅舅在拉脱维亚抓住你的时候,我没有思考就开始跑了。我从不会思考,那既蠢又烦。我不能思考。我就是感到你有危险所以我害怕了,因为你是我兄弟,而我从不知道我有个兄弟,你个混蛋。那不公平。上帝,如果我要在认识你一年之内就失去你?我知道那很智障,我知道我不应该用这个词,但是我想不到其它的词,因为我差点就要失去你了Billy。你愚蠢的没有自我保护意识,你知道吧?我才应该是这里的鲁莽坏男孩你个书呆子。”Tommy埋在Billy的肩膀里说。“你怎么他妈的从不跑呢?你是我的兄弟,而且是全宇宙中最牛逼的人之一,为什么你不会做聪明的事逃跑呢?”


 


“我不跑是因为我知道你会为我而来,因为你是我兄弟。而且我知道,我知道——这很蠢但是我不需要怀疑,我知道我们才认识对方一段时间,但是我觉得我就是知道。我知道你回来找我,我也害怕,因为你太无所畏惧。我可以治疗别人,我可以把人变成果冻或者召唤闪电。但是你知道在战场上找到你有多难吗?我试这要一直看着你但是这太难了,你太快得我无法找到你。如果我在试图保护你的时候不小心伤到你,如果你因为我没看到对的地方死了。我从没在Teddy身上发现这么多问题,但话又说回来,他是绿色的有事这个星球上最英俊的人。你又绿又白还是一道模糊,试着看着你让我眼睛痛。”Billy说,手指在Tommy肩膀的材料上轻轻滑过。“Tommy——跑啊,为什么你从不会跑向另一边做点聪明的安全选择呢,我没事的。我会没事的。我保证,我没事的,我也许是个牛逼的人,但这样你就是那个更酷的人,因为你的头发棒呆了,即使我取笑它让你看起来像个老人,所以求你别生气,我差点就失去你了”


 


“神啊。”Tommy说,他的声音嘶哑开裂,它们像互相碰撞着发出声音。“我才跟你在一起呆了几个月我就变成了一个多愁善感的帽贝。”


 


“闭嘴。”Billy咕哝,“在遇到你之前我可不知道我要在十八岁之前得心脏病。”Billy停顿了一下。“你别想再否认我们的兄弟情。”


 


他们滑到地板上,交缠的四肢不知怎么让他们感觉很好。Tommy笑出声,然后Billy也笑了。他们都坐在地板上,笑着依偎在一起。听起来就像正在死去的大象。


 


“别再管我们的神奇灵魂关系叫兄弟情了。”Tommy笑得呛住,“上帝,你让它听起来太呃。”


 


“注意你的用语,Tommy。”Billy打趣道,戳在Tommy身边。


 


“你才注意你的用语,Billy。”Tommy停顿了一些,“我们大概应该放开了。”


 


Billy在Tommy肩上点头。“是啊。”


 


他们俩都没放手。


 


“再过几分钟。”Tommy说,“我的心跳还很快。”


 


“对,我可以感受到。”


 


“你的也是。”


 


“解释一下为什么我觉得好像刚跑完马拉松。”Tommy哼哼着。


 


“你知道——”


 


“不,Tommy。我不要去报名参加波士顿马拉松。”Billy把他的下巴压向Tommy的肩膀。


 


“啊哦,来嘛。”


 


“Tommy,不。”


 


END





评论

热度(15)

  1. Theia 转载了此文字
  2. 战戦戰Thei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