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裴】何不纠缠 (1END)

时宜:

cp,角色属于编剧,OOC属于我


默认cp,


默认同居,


张嘴吃糖,


不接受反驳。


















那个错杂的盛暑过后,一切有了息事宁人的势头。




新帝登基,总要做出个海清河晏的样子。








转眼间,不管是先皇落水,还是北斋先生,都早已成了旧案。








沈炼和裴纶在最后崖口的一战里留了一条小命,进诏狱里呆了几天,便放出来了。




官职纷纷往下降了一级,又是新朝伊始,两个人倒偷得了浮生半日闲。






说来,沈炼裴纶这两人,飞鱼服穿在身上,绣春刀握在手里的时候,的确是让人望而生畏的。


可脱下了这身官服,却都是另一番模样。






沈炼喜欢字画,像是个散淡文士。


裴纶呢,许是个公子哥托生来的,吃喝玩乐,花鸟鱼虫,在行的很。






前朝里,两个人是恩怨纠葛的一对冤家,


可命数难猜,许是月老闲的没事儿,


如今二人,已是恩怨纠缠的一对欢喜冤家。








每日同起同宿,同床共枕,像一般恩爱夫妻。








那日裴纶起来,已经是辰时前后。虽已经是大暑的末尾了,可毕竟未到立秋,空气里的风还都是阵阵热浪。






裴纶从床上起来,左右没人。懵懵懂懂坐到茶几前,低头看见一张细纸条,压在茶杯底下。


上写:“我去买肉,你快栽花。”






裴纶盯着纸条看,字写得草草却有棱角。话写的也妙,细细想来,竟然对仗。


啧。




主要还是前半句更妙。








想起昨日跟隔壁邻居讨来的两株绿萝还泡在水里,裴纶从茶机旁边起来,洗漱更衣。








在房后的杂室里翻出来一个旧瓷盆,酱色的,放久了又落了灰,不很好看。


裴纶拎着不太满意的瓷盆往院里走。顺便骑马找马,打算给自己的两株绿萝尽量找个好看的花盆。






路过沈炼书房的时候,站住了。




沈炼书房里有个装短轴书画的小缸子。蓝底青釉,龟裂纹,又好看又精致。


裴纶心思一动。手上也跟着动了。












等沈炼拎着一溜排骨回来,推开家门,就看见院里裴纶蹲在地上,身边一小堆土,一小盆水,背着身鼓捣着什么东西。




“我回来了。”


沈炼这句话一出口,裴纶一哆嗦。差点因为重心不稳往后栽过去。




沈炼身子纹丝不动,


头艰难的转过来,笑道:“你回来啦。”




又看到了他手中的一大串排骨,马上又笑开了一点,“你买了排骨啊!今天吃吗?”




沈炼笑着回答:“今天吃。”




裴纶脸上正常的笑容已经打不住了。


笑的有点过分了。


脸上都肉全都堆起来,圆圆的,像猫。








像猫。


沈炼看着像猫。


那还能不捏捏。






沈炼抬步走过去。




沈炼近一点,裴纶的身子就往前倾一点。再近一点,就再倾一点。


等沈炼走过去,裴纶整个人差一点就侧躺在地上了。




恩。很妖娆。


也像猫。






沈炼瞧着有意思,上手去捏裴纶的脸。


质地柔软,肥而不腻。


上品。






沈炼心里满足感顿生。






只是目光一移,发现沈炼背着身鼓捣的,竟是一盆绿萝。


长枝长叶的盖在花盆上,颇为漂亮。




裴纶果然在行。沈炼心里暗叹。






只是看着看着,发觉有哪里不对。


这花盆,是不是,太好看了点。










“裴纶。”沈炼平静开口。




“嗯?”裴纶头也不抬。




“花盆挺好看。”沈炼依然平静。




“嘿嘿。”裴纶开始傻笑。




沈炼冷着脸不答。




裴纶只能抱住那盆花,“嘿嘿嘿嘿”,继续傻笑。






沈炼不理他,径直抬腿往书房里走,准备看看自己那堆字画到底被如何安置了。


看到它们装在一个酱色瓷盆里,气氛里又夹杂上了一丝欣慰。




还行吧,没给扔地上。






门外一位逃过一劫的裴纶,一脸侥幸。


可转念,像是想起什么,脸色立马严肃起来。








等沈炼从书房拎着那一溜大肉回来,正开口准备说教,却见裴纶抢先开口:


“那今儿还吃吗?这个。”裴纶指了指那一大片排骨,仰着头。




“你说呢?”沈炼居高临下,冷下来的脸很有气势。




裴纶看沈炼这副样子,一下就急了,满脸委屈。“刚刚答应好今天吃的啊!”




沈炼坚定了一下自己的意志,不为所动。




“你这个人出尔反尔,你在这样我要在无常簿上记你了!”




沈炼有坚定了一下自己的意志,冷冷道:“你记。”




“我不记!可是你今天不做,明天这个排骨就要坏了,好贵的。又浪费钱,又浪费粮食,还浪费生命。”


说到排骨要坏了的时候,裴纶真的有点难过了。




脸一往下耷拉,像只垂眼角的猫。








像猫。


沈炼根本无法拒绝。






每次都是这样。沈炼他对裴纶永远狠不下心来。






裴纶这个人,在外面人称笑面虎,不是没有道理的。


因为在家里,老虎不发威,的确像只猫。






裴纶天生的有种猫性,脑子聪明脾气傲娇,体态懒散身姿灵活。


就像刚刚,裴纶脸一拉,抱着花蹲在地上,活像只丧脸大猫。




别说教训了,沈炼现在只想摸摸。






于是沈炼轻轻叹了口气,捏捏裴纶的后颈,妥协了,


“行,今天做。”


裴纶一马上阳光灿烂,点头如捣蒜。






那天裴纶如愿以偿的吃到了排骨。










晚上,夜深。


裴纶被沈炼压在身下,面色潮红,眼角含泪。支支吾吾,嗯嗯啊啊。手抵在沈炼胸前,一声一声的求饶:


“不要……不要了……你停下……不要……不做了……”




沈炼一脸秉公办事的样子,一边身下动作不停,一边给裴纶还原现场——


“今日上午,院子里,


你抱着花盆,我拎着排骨,


我说今天做,你点头点的很开心。”












长夜晚,光阴慢。


都说恩怨两难断。


心难安,绕纷乱。


有几人能不纠缠。








END




























 @兔子馅的萝卜酱   @Sampat   @水色  @🍃封朔鸿🍂  @龙鲤叫梅苏苏  @傲血困意  @少年鞍马尘  @饺子-一个迷妹纹身师  @素颜  @梓曦  @微雨  @麦··❤··婶  @好困呀   @楚Sir  @Poppy的猫  @念欢   上一篇刀子虐到的小仙女们能叫的都叫来了。




以上这颗破糖给各位仙女进贡了。爱你们。爱沈裴。















评论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