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泉陆奥】深闺之梦 [和泉守x乱刃陆奥/七夕贺文]

隼形目巢穴:

食用注意:


1、无史实可言,因为只是【如标题】


2、完全没有帅气的偶像


3、有一点龙马x陆奥、长曾祢x陆奥


4、无法表达的土佐话




 ————————————


正是七月初七,牛郎织女相会夜。银河之间架起鹊桥,人间里灯火阑珊,花前月下,乞巧求缘,盼望红线一牵,就此命定一生。


在这人来人往,夜色斑斓的京都府夜,亦有一段宿缘在悄然相牵。


 


 


 


不经意间的双眸汇上正是起源,正与他人畅谈的青年男子猛地一惊,随即捉好腰间的刀拔腿就跑。


“喂坂本,别逃!”


鼎沸的人声中传来一声大喝,三名身披淡蓝羽织的男子立即推开人潮,向那慌忙逃窜的黑衣青年追去。


夜市中阻碍太多,况且对方身手敏捷,不消片刻功夫,坂本龙马被便新选组的三人堵住了去路,只能汗颜赔笑。


“哈哈,晚上好,新选组的各位。这可真是奇遇啊!”


为首的近藤勇笑道,“不用这么害怕,又不是来找你麻烦的。”


“那是……”


局长摸摸下巴,随便想了个理由,“唔……看到你身体就自然冲过来了,是习惯吧?”


“……这可真叫人笑不出来啊。”


“话说回来……”越过龙马高大身躯,近藤特意探首看去他身后一直紧跟的某个红色身影,“今天的陆酱也是一如既往地可爱啊!”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到龙马身后的那名御刀神身上。


御刀神,是少数具备灵力的刀剑才会显现出来的神灵。他们拥有与人类相像的容貌与身体,是主人强大的象征。能够驾驭御刀神的人,定必是会影响时代潮流的人物。


而坂本龙马、近藤勇、土方岁三、冲田总司,便是这个时代里拥有御刀神的少数人之一。但与近藤的长曾弥虎彻、土方的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冲田的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那凛然的姿态不同,站在龙马身后的陆奥守吉行虽有着少年的容颜,却画上了少女的红妆,更穿上橘红色金鱼波纹柄的浴衣,绑着浅黄腰带,蓬松的发辫别着粉白色的紫阳花簪,配上那不谙世事的表情,黑色浓眉与金红大眼,宛然如一名箱入秘藏之娘。


见近藤对自家孩子颇感兴趣,龙马只好让吉行上前请安。


“吉行,跟他们打个招呼。”


穿着木屐的脚向前一步,吉行虽有些不安,但也按照龙马吩咐向三位大人颔首低眉。


“近藤大人、土方大人、冲田大人,晚安。”


被那水灵的眼珠子一看,近藤的心情竟一下子变好,“哦,好乖!”


看看自家两个孩子,再看看对面坂本靓丽的乱刃刀神,土方也不禁感叹,“真好啊,有陆酱这么可爱的御刀神跟在身边,就像只小狗狗一样!别人不知道的话,还以为是可爱的恋人呢。”


连冲田也应道,“的确是啊…”


听此,冲田的两个刀神倒是吃醋了。


“冲田君!你已经有我们两把可爱的刀了,不准见异思迁!”


“没错……”


打完招呼,见那边开始起哄,吉行偷偷挪步躲回主人身后。虽然平日常与龙马出入,看过各种人事,但与其他御刀神交流的机会却非常少。与对面的几名御刀神碰面时,往往都是见他们随着主人执行任务,身上那刀剑杀戮之意,与作为护身吉物的自己是浑然不同的。


注意到吉行的样子,龙马宠溺地摸摸那蓬松发顶,真如自己的爱人般把他轻搂入怀,还不忘向对面示威。


“哈哈,各位大人过奖了。只是我家吉行和各位大人强大而美丽的御刀神稍有不同而已。但是!可爱确实是无可厚非的!”


“居然还自大起来了。”


实在看不过眼龙马那怀抱佳人的幸福模样,近藤上前一步扬声道,“坂本,今晚我们虽然不找你麻烦,不过找点别的玩吧。”


“呃,请问是……”一不小心就得意忘形起来了,不会是惹祸上身吧?


“陆酱这么可爱,让我家长曾祢和土方的和泉守来邀他去祭典游玩吧!”


“这个提议不错啊局长!看谁家的御刀神能邀到坂本家的箱入娘吧!”


自家主子忽地就帮自己作主意了,和泉守立即大声控诉,“土方大人,为什么要擅自决定!?我还没有……”


他还没说完,虎彻便迎战般走上前。


“我会尽全力的,近藤大人。”


“长曾祢你!?”


“兼桑,请加油!”


“国广,连你也!?”


“坂本,你觉得怎样!不准拒绝哦?而且不可以用你的意志来左右陆酱,这样就不好玩了!”


“……哈,那我只能恭敬不如从命吧。”对方盛意拳拳,或称为威逼要挟更为准确,龙马只好妥协,低头对自家可爱的孩子说,“吉行,今晚你就跟他们几个玩耍?”


吉行脑袋上翘起的两个耳朵立即像失望的狗狗那样耸拉下来,样子楚楚可怜,“龙马……咱跟他们几个……”


被自家孩子这样一看,龙马差点心软,这时长曾祢恰好上前来,叫龙马收起萌动的心,决定让吉行去和其他御刀神交流一下。


“这位美丽的小姐,今夜能赏面与你共游花街么?”


近藤的御刀神高大强壮,虽然吉行也不矮,但二人气质对比强烈,相对站着有种在吉原里寻花问柳的感觉。一行人兴趣勃勃的看着长曾祢和陆奥守,搂着冲田手臂的加州调笑道,“果然行动派呢长曾祢桑。”


堀川赶紧催促,“兼桑,请快点上啊!”


“切……”主命难违,和泉守只能咂了嘴,不情不愿地走上前去。


“喂!你这——”才刚开头,湛蓝色的眼便汇上了澄黄色的眼,那雏鸟一样的眼神与稚嫩脸庞,瞬间叫这素以美丽自傲的御刀神悸动。


“你这家伙……今晚和我一起逛!”


只是那粗鲁的语句和傲人的姿态,实在叫人无言。


加州皱了眉头,“和泉……好粗鲁……”


大和守也点头同意。


此时,长曾祢也继续邀道,“章鱼烧、炒面、苹果糖、棉花糖什么都能给你买,可以吃个够哦。”


——该死,竟然用食物引诱?


可扭头一看陆奥守,这家伙还真的眼睛闪亮亮、一副馋嘴的样子!?


和泉守一急,马上生智说道,“本大爷能给你捞一堆金鱼、射到一大堆奖品、面具啊、花灯啊什么都能玩能买!”


听他这么一说,吉行又犹豫地倾向和泉守。


眼看自己形势不妙,长曾祢马上贴近这可爱刀郎,压低声线、眼眸魅惑,吐露情深般耳语,“寻欢作乐的事也可以做哦,我能带你去从未见过的地方,唱歌起舞,一定会非常快乐的……”


平日憨厚老实的前辈竟会此招,简直闻所未闻。和泉守急了,想不到什么邀请的好理由,索性一把插到两人中间大喊,“比起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还是在本大爷身边更好!”


长曾祢不满道,“和泉守,你这样有点不好吧。”


和泉守尴尬道,“这不是你常说的行动派么!”


而就在二人闹矛盾时,困惑于吃还是玩的吉行努力思考,都发出声音来了。


“唔……”


好事的冲田组大声道,“哦哦哦,陆奥守开始犹豫了!”


二人一惊,立即挤到吉行面前争前恐后,异口同声地说。


“来,快把手给我!陆奥守!”


两只手同时伸到面前,两张期待的脸,两双热切的瞳孔正映夜色生辉,全都凝视着吉行那惹人怜爱的姿态。


或许一开始是因为主人的命令,但到此刻,谁的心里都有一丝期盼,希望那只不沾血水的手覆上自己的,如这夜的牛郎与织女般,牵起不绝情缘。


可是,却见到吉行那可爱的脸从犹豫慢慢变至困扰,一双汪汪大眼快要哭出来般晶莹,最后哇地一声扑向了他心爱的主人。


“呜呜…………龙马~~~~~~~~~~~~”


龙马无奈地张开手臂把吉行抱住,温柔安抚,“啊啊~怎么了吉行,好乖好乖哦……”


看吉行在龙马怀里撒娇,新选组三人都有些看呆了——他们怎么不知道原来御刀神还能这样养?


自家刀神是个大汉的近藤恨得牙痒痒,“陆酱好可爱啊…”


自家刀神一个只会盲目崇拜、另个压根是笨蛋的土方也一样,用那个样子撒娇什么的,太可爱了。


“……”被四道目光严厉瞪着,冲田吱声都不敢。


总而言之,三人的感想都是——羡慕妒忌恨。


 


 


 


“总之你们几个一起逛逛吧,等祭典结束我们就来这里接你们!”


“不要欺负陆酱哦!”


“我家吉行就拜托你们照顾了。”


四人留下叮嘱,与自家刀神挥手告别,很快便消失于人流之中。看着冲田的身影隐去,加州撇嘴寂寞道,“还真的把我们丢下了啊…那些男人。”


堀川笑道,“嘛,难得的祭典,大家就友好相处,一起尽情享受吧!”


安定也应和,“没错啊,难得我们几个聚在一起,就一起走吧。”


虽然最后也没有决出胜负,可长曾祢依旧想要邀请吉行。


“陆奥守有什么地方想去的吗?”


看敌对的各位此刻都放下立场,想要一起欢度七夕夜,吉行也稍能放下戒心,张嘴而笑,“咱……”


“我可没打算要跟你一起走!”


突然的一声怒斥,让所有人的笑颜顿时戛止。那拥有一头乌黑长发的御刀神柳眉紧蹙,眸中带怒,不满地扫视向一众同伴。


“你们为什么都一副打算跟这家伙混熟的样子!你们没忘记他是敌人的御刀神吧!要是平日里看到他,早就拔刀相见了!”


加州耸耸肩,“哈啊,和泉又来了。”


安定亦摇摇头,“真是让人烦恼的小猫咪呢……”


堀川尴尬汗颜,“嘛嘛兼桑,和陆奥守桑一起走也没什么吧……”


一言不合的新选组快要吵起来,吉行赶紧劝道,“其实咱……”


只是一开口,新选组的数双眼忽地全都看了过来,让他一下子不知道说何是好。


看这乱刃怕生般的模样,和泉守莫名觉得火大,满面怒色地突然疾步走到吉行面前,毫无预兆地便开始责骂。


“有什么就爽快说啊!你还算是个男的吗!这么婆婆妈妈,还穿成那样!这样压根无法战斗吧!不要别人说你像坂本的情人一样,就真的摆出那种千依百顺的样子!你这样还算刀吗?!难道你就没有一点身为刀的尊严?等到终有一天,我们要把坂本斩杀了,你连守护坂本的能力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主人葬身在刀身之下,这样你不后悔吗?!”


有些反应不过来的吉行眨眨眼睛,迟钝地消化刚才和泉守所说的话。


“龙马被……斩杀……?”


愣愣地重复话中重点,脑里闪过那一直陪在身边的人,与他去过的不同地方、看过的各种风景,虽然知道这只是假设,但一瞬出现的血红画面,那紧捉自己的手,却真实得仿佛亲身经历过一样。


发不出一丝声音,连悲伤的表情也无法做出,身为人的身体便擅自地落下泪来,浸湿了少年青稚的脸颊。


吉行一哭,新选组一行人忽地惊呆了。首先反应的加州简直义愤填膺,马上掉转枪口,冲和泉守骂道,“你看,都把陆酱弄哭了!和泉超差劲的!!”


“加州,你这也算是同伴吗?!连称呼都瞬间变了!你什么时候叫他做陆酱了!?”


安定脸色一黑,阴森地说,“掉头死吧。”


和泉守不禁一个寒颤,“大和守,你这是自行代入冲田了吧?!”


外表粗犷而内心温柔的长曾祢则走到吉行身边低声安抚,“陆奥守……不要哭……和泉守这家伙总是口不对心……”


“不要擅自下定论啊?!”


“兼桑,你说得太过分了!!”


“连国广也?!”


作为御刀神,哭泣一事鲜少体会。灵魂的动荡刚起,这具人类身躯便有了反应,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感到悲伤,即使想要停止流泪,却不懂得如何去做。举起袖子,吉行狼狈地擦擦脸上如雨珠般落下的泪,还以那个哭泣的表情苦笑起来。


“咱明白的……作为刀,咱是失格的。但是,咱绝不想左右龙马的想法和决定……即使不被使用,但能陪在他身边,已经心满意足了……”


以那样的姿态落泪与苦笑,真若一个花样年华的少女,叫人爱怜不已,看得新选组的诸位不禁心软。


 


“陆奥守……真是个好孩子。”


“陆奥守桑,我这有手帕,请擦擦泪水吧!”


“陆酱哭起来也很可爱啊……而且妆不会化掉诶!呐你用的什么化妆品?”


“加州,我们御刀神的容貌生来如此,是不会被水化掉的……”


“切……我也想学陆酱这么可爱呢~”


“喂!不要无视我啊?!”


大家都被可怜吉行去了,和泉守气得大叫。加州一听,马上扭头斥道,“和泉,快跟陆酱道歉!”


堀川也帮忙劝道,“兼桑,请跟陆奥守桑道歉吧!”


“不快点道歉的话,会被可爱的孩子讨厌的。”


新选组的同伴全部都围攻起自己,年轻的御刀神气得跳脚,“………为什么我要道歉?!我又没有做错什么?!我绝不向这家伙道歉!!”


连平日最护着自己的堀川也坚持地喊,“兼桑!!”


和泉守咬咬牙,虽然有所动容,但碍于面子还是不肯屈服。


“………打死都不说!”


“兼桑!!!”


“……………………”


见和泉守开始动摇,堀川立即机灵地掏出一把钱塞到他手里。


“来,这里有些钱,请兼桑去买点吃的回来给大家吧!”


“喂,为什么我要……”


“请快去快回吧!!”


笑着把不坦率的家伙推走,堀川笑着与他挥手,然后回头向同伴们竖了拇指。


 


 


等和泉守随便应付地买了一堆吃的回来,原处少了几个熟悉的身影,只剩下那橘红色的乱刃御刀神在路边的石凳坐着等他。人潮川流不息之间那一抹于夜中发光般的莹红,稚嫩的脸上不安的神绪,于同为御刀神的他来说,便如一盏与万千凡人决然不同的幽灯在引他前来。


他知道不能直接一走了之,只可整整衣衫,特意摆出臭着一张脸走过去。


一屁股坐在吉行旁边,和泉守把零食放到一边,“喂,为什么只剩下你一个了。”


不再哭泣的吉行妆颜依然精致,但面上添了两道淡淡泪痕,和泉守静静看着他对自己展颜欢笑,用那年少健朗的声线和特有的方言回答,“大家说有想看的摊位,让咱在这里等你回来……”


他的眉头不禁一跳。啊啊,他怎么忘了这家伙不仅是男的,而且还操着一口乡音呢?这都是因为他穿得这么可爱的缘故吧?


想着想着他就对自己恼火起来,口吻也自然变得不好,让吉行以为他还在生自己的气。


“然后你就真的等啦!你不会自己跑掉去找坂本吗?看到我很讨厌吧?”


吉行一愣,看看身旁的和泉守,又看看往来行人,双手撑在石凳上不住地踢腿。


“……因为龙马说让咱今晚和大家一起玩,而且咱走掉的话,和泉回来看不到人,一定会很担心吧?”


说罢,吉行扭头对他笑了。雪白的牙齿中两只尖尖虎牙犹显俏皮,那样快乐地笑着的话,总会掩饰掉其中隐藏的一丝无奈。


起初还觉得一丝心动的和泉守很快便平静下来。


“……拿着。”


看都没看,他随便捞了一个不知道什么吃的放到吉行的大腿上。


“给咱吗?”


“是啊,这里还有谁吗?”他皱眉不烦恼地说,“买太多了,只能先吃掉一些,否则走不了!”


明明不想要这么粗鲁的,但一看到这家伙的样子就莫名地气冲,若真是小姑娘的话恐怕早就被他吓跑了。


而吉行似乎并不介意他的语气,捧起他给的零食,仰首向他微笑。


“……那咱不客气了。和泉,谢谢你。”


当眯眼笑起来的时候,吉行那金红的眼凝萃更浓的色泽,如两汪游弋金鱼的池水,清澄地倒映着这夜的缤纷灯光。


他才刚平复下来的心池,又一次荡开涟漪。


“反、反正又不是特意买给你的,是买给国广他们的……而、而且……”


说着说着,和泉守都要脸红起来了。可吉行已经美滋滋地吃了起来,压根没有留意到他在一旁心潮动荡。


“和泉也吃吧,很好吃哦!”


“……不用你说。”


 


 


 


等了好一会,眼看夜市都已经热闹非凡,新选组的其他人还是没有回来。


“他们都不回来呢……”


他都坐得乏味了。


“嗯。那么咱们两个去逛逛?”


“诶我们两?!”


吉行的提议让他忽然大叫出声,看他反应如此之大,吉行马上说道,“和泉要是讨厌和咱一起的话,那就自己一个人去逛吧。”


听此和泉守马上转了口风,满心以为这样就会显得自己很帅。


“……自己一个人去太蠢了吧?切,没有办法……就带你这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逛逛吧。”


 


 


 


于是乎,两个从来没一起走过的御刀神便一同逛起庙会来。正值七夕之夜,街上熙熙攘攘,更不少穿着漂亮浴衣的少女。身材高挑的和泉守展眼看去,街道犹如花海灿烂,娇艳的女孩子们姑娘们喜笑可人,这夜定必会如七夕之名,牵上许多姻缘线吧。


如此想着,和泉守心头一痒,想要回头看看吉行,却不见了那橘红身影。


“喂陆奥守,去了哪里!”


“和泉,咱在这!”


只见无数黑色的发顶中一条手臂伸出挥舞,一个长着两个猫耳朵似的脑袋拼命想要钻出来。


和泉守顿时放下心来,立即挤开人群来到吉行身边,用自己的身躯帮他挡开人流,来到没这么多人的路边。


抽到空说话,和泉守立即冲还在喘气的吉行埋怨道,“你干嘛不快点跟上!”


“对不起,因为这鞋子不太好走……”


低头看去衣摆下的一双腿,男儿赤裸的足穿着梅柄的深红色木屐,虽然不如少女的小脚,却十足少女浪漫情怀。只是看了两眼吉行的足,和泉守便脸红地扭头不敢再看。


“所以说乱刃就是麻烦……”


别扭地昂着头,他把手伸向吉行。


“和泉?”不懂他想要做什么,吉行歪头疑问。


“手、给我!”


“…………”


见吉行还是没有反应,和泉守索性一把拉住他的手,握在手里捉紧不放。


“不拉着你的话,等下就不知道被人流冲到哪里去了!”


抬头看对方那不知是气红还是羞红的脸,感到自己的手被一双更大的捉紧,那交叠的温热体温,就好像龙马握着自己的手时感受到的。


“和泉好温柔啊。”


吉行的手拉上自己的,从高处往下看去那不加修饰的笑,他只觉得自己的心从未曾如此刻悸动过。


虽然自己看过的御刀神仅有几个,但看过的人类女子却也不少,对比起眼前少年,那绝对要美艳得多,可他为什么会——


捉紧了吉行的手,为掩饰思绪,他强作大声说,“只、只是土方大人吩咐了今晚要陪你逛逛而已!要是把你丢了的话不就把脸也丢光了吗!”


 


 


 


虽然心中纠结,可和泉守还是把吉行的手捉得紧紧的,同时也放慢步伐,生怕吉行再次掉队不见。有了和泉守在前面,吉行走得容易的多。不再怕被人碰撞,吉行看去玲琅满目的小店,各种美味食物、新奇玩意,如龙马带他去看的未知事物,全都那么让他好奇,感受到世界之大,还有无数那么多的东西等待他探究。


带着身后姑娘般俊俏的吉行,前头走着的和泉守其实更引人目光。这个时代高大的男子鲜少,如他那般身材挺拔而又容貌俊朗的便更加少见。只是这么一走,许多女子向他投来倾慕眼光,但在御刀神眼里,这或许全是庸脂俗粉,不值一瞥。


没错,越看得多女子,便越是觉得身后跟着那小狗般的家伙可爱……是有了对比吗?


都为自己的想法觉得危险了,突然的一声叫唤让他回过神来。


“喔?这不是和泉守大人吗!”


扭头一看,是个路边摊的店主。虽然唤住了他,也一副认识的样子,但他实在不记得是谁。


“怎么了,去吉原回来了吗?牵了个好可爱的小姑娘啊哈哈哈!”


虽然不记得是谁,但嘴皮子确实挺尖的。


“不是的,这家伙是……”


“晚上好。”


还未来得及否定,后边的吉行竟先乖巧地向店主点头问好了。


与吉行双眸汇上,看着那清纯的笑,刚才还爽朗大笑着的大叔竟一下子看呆,尔后更像个十几岁的少年郎那害羞起来,“…………哦、哦哦!晚上好晚上好!来来来,这是大叔送给你的!随便吃吧!!”


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大叔猛地就把店内的商品往吉行怀里塞。


“谢谢你,大叔!但是不需要这么多啊!”


“哈哈,不用客气啦……哎呀,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啊!!和泉守大人真是幸福啊!”


只能在一边看着的和泉守简直看傻了,被莫名其妙冠上出入花街之名,而吉行还为得到一堆免费吃的而高兴。


见大叔还在盯着吉行看他就来气。


“别总顾着吃,快走!”


“和泉,慢一点!”


 


 


 


 


 


 


 


这家伙到底哪里可爱了?


拉着吉行在街上闲逛,一路上总有不少人对他们捂嘴讨论,更有不少大妈大叔对吉行甚是喜欢,甜食啊玩具啊送了不少,两双手都快拿不下了。


斜目偷看去旁边慢慢走着的吉行,吉行一手被他紧紧牵住,另一手拿着一支苹果糖,粉红的小舌头正一舔一舔地尝着,不知不觉地他便盯住那条沾上晶红的小舌头,明明不饿却觉得喉头干涸。


一头乱发,操着老土的乡下口音,明明是男的却打扮成女的,脸蛋还不比加州好看……为什么会这么受人喜爱呢……


心头数着吉行的不是,手却眷恋地牵着吉行的手不放,更想要寻找机会十指紧扣。越是这样盯着看,他就越发妒忌那被吉行拿在手中不住地舔的苹果糖。


要是可以把那该死的苹果糖换成别的话……至少换成什么烤肠……啊啊我到底在想什么啊和泉守兼定!?


自个儿遐想非非的和泉守都倍觉羞耻起来,偏偏旁边的吉行一丁点也没察觉到。拉拉他的衣袖,吉行递来了一根颜色古怪的棉花糖。


“和泉,你试试这个!味道很崭新,你一定会喜欢的!”


吉行话里的某两个字,让他大脑猛地敲响。


喜欢……


四目相汇的瞬刻,他的灵魂仿佛在颤动,行人如流水般变得模糊不清,他的眼前只有吉行一个。


这心跳急速的感觉,与上阵杀敌的相似,却又浑然不同。吉行的笑容、声音与体温,如直接敲击在真正的刀身,触动他最深藏的灵魂。


身体不受控地附身去尝吉行递来的棉花糖,一点酸与甜的味道混杂其中,伴着绵软的糖丝,纠缠在嘴中,最后化成渗入骨髓的甜美。


就如近在咫尺的少年,甜美得几乎要融化他钢塑的心。


“怎样?”


“嗯……确实很独特的味道。”


“是吧!”


试完了棉花糖,吉行继续兴致勃勃地掏别的食物试吃,吃了觉得好或不好,都笑着递给和泉守尝一下。顶着旁人歆慕的目光,和泉守一次又一次地张嘴,心想在别人眼里,他们真的就如一对羡煞旁人的恋人吧。


“我说,你总是这样喂人吃东西吗?”


“嗯?龙马总是让我这样喂他的哦?”


狠嚼嘴里的食物,和泉守恨得握拳。


坂本那家伙……完全把他当成媳妇来养了吧?!


偷瞄去身旁少年的小动物一般的食相,他忽地觉得自己也能体会到坂本的感受。


比起沾染俗世风尘的人来说,或许还真的、有那么一点……惹人怜爱吧…………


 


 


 


“吃得很饱呢~”


“因为那些大妈大叔都在塞你东西啊。”


夜市也走得七七八八,两人远离热闹处,找了个清净的地方坐下休息。


这夜天色清朗,能清楚看到繁星点点,不知牛郎织女身在何处,看早已越过鹊桥相会了吧。而这特别的一夜,他竟和一把敌对的刀一起度过,着实是匪夷所思。


走得累了,吉行把木屐脱到一边,光着脚丫子快乐地摆来摆去。


“和泉,谢谢你。今天是咱第一次跟龙马之外的人一起逛街,真的很高兴。”


看着吉行真率的笑颜,和泉守竟觉得有点内疚。


“我可是对你说了那些话哦。还害你……哭了……”


“没关系的,因为和泉说的没有错。这样下去的话,咱很可能连龙马也守护不了。”


又来了。用那样哀伤的表情来笑。露出那样的表情啊。简直就像是我在欺负你一样……


才刚这样想着,吉行就吸了吸鼻子,吓得和泉守立即大叫,“喂,你可不要又哭啊!”


“呃……抱歉。”


“真的是……”


没好气地抱怨着,他发觉有股目光在注视自己。


“怎、怎么了……?”


那双黄澄澄的通透眼睛,看得他都不好意思了。


“和泉的眼睛很漂亮呢。蓝蓝的,跟和泉的名字一样。”


“笨蛋,泉水才不会显现出蓝色,大海才会是蓝色的吧。”


“说的也是……但是咱没见过海,所以也不知道到底是怎样的颜色。”


扑捉到吉行眼底滑过的一丝愁绪,和泉守淡然地说,“对我们刀来说,可能一辈子也看不到吧。”


海对他们来说实在太过遥远。至少对他自己来说,是从未想象过的事物。即便他们能存在数千年,也不一定有一日,能看到海的姿态。


这一点,相信同为御刀神的吉行也非常明白。


“是啊……一次也好,想要看看真正的海洋到底是怎样的。是不是像龙马说的那么广阔,那么湛蓝……”


但那双如太阳一般的眼中,却没有和泉他们的执着。不渴望血、不渴望砍杀,却拥有他们所没有的、对万千世界的憧憬。


是因为经历与主人不同的缘故吗。那个人给予吉行太多的影响,带走他身为武器的戾气,变得比他们的任何一个,都更像一个拥有感情和思想的“人”。


但这对他们来说是好还是坏呢。若拥有了人一般的目光与愿望,那不是会变得更遥不可及了吗。


和泉守兼定不明白。


陆奥守吉行与他同样是刀,却注定身处不同的世界。


那个愿望就如海一样,遥远、广阔、看不到尽头。


“看不到海的话,就看着我的眼睛好了。”


没经过思考那般,他突然如此说道。


低头看去吉行橙红的双眼,那双温暖的眸里倒映他的碧蓝,如倒影日出的海面,绮丽而辉煌得不似真实。


“像海一样的颜色……你不是也说很漂亮吗?”


深深地凝注去那双眼,灌注自己从未有过的感情。


然而这个情深帅哥的蜜语,却换来对方不识趣的笑声。


“嘛哈哈哈……”


和泉守一下子脸红都耳根,有生以来都从未如此窘迫过。


“有、有什么好笑的!”


吉行停不了笑地擦擦眼睛,“和泉真是很帅气呢……!”


为吉行的笑心动,和泉守却又要死撑面子,“那、那是肯定的!我强大又帅气,跟土气的你完全不同!”


少年的笑声逐渐淡下,昂首看去和泉守。如他对自己的描述一样,强大而又美丽,眉宇之间还有着抹不去的年少轻狂。星光眷顾在他的身上,即使是夜晚,也依旧耀眼得令人刺痛。


那样的和泉守兼定,明明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跟和泉你成为同伴啊。”


仰望着对方,吉行痛苦地眯细了眼。少年的声线温软柔和,带着淳朴的口音,第一次向他人倾诉出从不敢开口的孤寂。


“………………”


年轻的御刀神愣住了,他的双眼看得目不转睛,从未体会过的感情正如浪潮涌上,震动他作为刀的灵魂,变得再也不像自己。


“唔!”


“怎么了?”


而就在此刻,一阵夜风忽地刮过扬起一阵尘土,吉行猛地捂住眼睛想要把沙子弄出来。


“眼睛好痛……”


“别揉,让我看看!”


他急得立即捉住吉行的手拿开,捧起那张柔软脸蛋关切地细心查看。


“唔唔……”


被他捏住脸,吉行嘟着嘴巴嘟哝。眼睛里的沙子很快被渗出的泪水冲走,可和泉守没有马上放开吉行,而是捧住了那张脸,一声不吭地看得入迷。


那双眸水灵如有金鱼在游动,泪水流出的一瞬,水珠仿佛携带着璀璨的金色。他的长发落在吉行颊边,他能感受到吉行的呼吸、和人类一样的体温与脉搏,透着粉红的嘴唇沾上了薄薄糖浆,散发着甜蜜的香气。如在引诱他般,吉行呼唤着他的名字,眨眨无辜而又纯粹的双眼,那身躯能叫他一手拢入怀中……


“和泉…?”


“吉行……我……”


难以自禁地喊那亲昵的名字,他的感情无处可泄、快要满溢而出,只有那双唇能够救他出生天——低头,吻住那张嘴唇,当吉行唇瓣的触感与味道传入嘴中时,他再也不想浅尝辄止,而是青涩地、慢慢地舔尝唇瓣,撩拨贝齿,将舌尖探去少年嘴中,与那条羞赧逃窜的小舌追逐缠吻。


好甜。好软。


吉行的嘴里残留着各种不同的甜味,只是短短一瞬又怎么能尝得清楚。他捧上吉行的脸,不断以舌挑逗品尝,吮吸对方嘴中的美味,夺去灼热难当的呼吸,唾液摩擦的水声开始暧昧。一袭长发遮挡住唇舌交缠的激烈,他的手开始不自觉地摸去吉行的腰肢,想要和少年更加亲密……


 


 


 


“喂不要挤!”


“我看不到啦!!”


“长曾祢桑太大块了!!”


“呜哇哇哇——!!”


 


就在这忘情亲密之际,只听到旁边草丛传来一阵大叫,四个御刀神轰隆一声摔在地上。


正和心爱的少年吻得火热被打断,和泉守气得脸风云色变,一身杀气飙升,怕得偷窥的四人不寒而栗。


“哈哈哈……”四人异口同声地假笑。


“你们………………”


加州赶忙赔笑,“想不到和泉你挺会撩刀的嘛!!”


大和守也帮着圆场,“深藏不露哦!”


堀川更是双眼一亮,大加赞赏,“兼桑,做得好!”


长曾祢一副“我输了”的样子颔首点头,“和泉守你意外地是行动派啊。”


不吃这一套的和泉守气得一头柔顺黑发都炸了,“你们打从一开始就跟踪我们,对不对!!!”


 


 


丢下刚才还在缠绵的吉行,和泉守都要跟新选组的同伴打起来了。看着新选组的五人,吉行碰碰被吻得有些发肿的嘴唇,竟忽地笑了。


“新选组的各位,今晚真的很谢谢你们。”


穿好木屐,吉行站起身来,向诸位笑着感谢。


新选组的几人一愣,全都觉得内讧实在丢脸,羞得不敢讲话。


长曾祢虎彻、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堀川国广,还有和泉守兼定。


全是敌人的他们,却在今夜,让他有了大家都是同伴的美好错觉。


“只有一个晚上,总觉得好像真的和你们成为了同伴……”


这样的幸福,就如黄粱一梦。


“如果能在日后的某天,真的能和大家成为同伴的话……”


夜风呼啸而过,朦胧他所见的一切,这夜、这个星空,他嘴唇留下的余温,体内不退的余热,和那双海一般湛蓝的瞳孔,全都在泪水落下的一刻,如镜花水月、化作涟漪,圈圈消逝。


 


 


 


 


***


 


 


从漫长悠远的梦中醒来,一切恍如隔世,又似从未发生过般,不知到底是真是幻。


陆奥守吉行的双眼被泪水浸没,枕头也弄湿了,兀自流泪的这具身体,却好像从未变过。


 


 


不适地翻了个身,忽觉身上的伤口都已痊愈,一直守在重伤自己身边的和泉守兼定,也已经累得睡着。


抿起一个疲惫的笑,他轻手轻脚地起了身,给和泉守轻轻披上被子,然后安静地走出房间,到屋外的广缘上独自静坐。


 


与梦中的七夕不同,数百年后的今天是个明亮的上弦月夜。看不到牛郎织女,更看不到银河繁星,苍空之中只有一弯皎洁月儿与自己对影,可惜没有美酒,不能对月诉衷肠。


 


 


正想着要不要去厨房偷酒喝,身后便传来了一声不满埋怨。


“睡醒了也不说一声,你这乡巴佬太不够意思了吧。”


“哈哈……不好意思,大概是睡懵了吧。”抬头向和泉守赔笑,对方在身边坐下,见他只穿着一件单衣,还大露前胸,便沉默着把身上的羽织给他披上。


“和泉你不冷么?”


“我的头发够披了。”


他一愣,好几秒后才夸张地大笑起来。


“嘛哈哈哈哈哈哈!!”


“你个番薯佬笑毛啊!!!”


“陆奥守和泉守你们再吵的话明儿就砍了你们!”


旁边的房间忽然传来同田贯的怒叱,吓得两人立即闭嘴。


 


正值盛夏的七月夜,庭院萤火飘绕,闪烁生辉,二人悄然静坐,仰看弦月,好久都没有说话。


“呐,和泉。”


“嗯?”


“咱做了一个梦。”


“怎样的?”


想到那个梦,他不禁柔笑。


“咱梦到还在京都的时候,和堀川、清光、安定、长曾祢,还有和泉你成为了同伴呢。”


淡淡看着他的双眼,和泉守低声道,“这确实是梦啊……”


只有在梦中,才会有如此圆满的结局。


深知这一点的他,却还能侧首,向曾是敌人的和泉守展露笑靥。


“但现在却成真了。和泉和咱再也不是敌人,而是可以像现在这样,一起作战,一起在夜里赏月聊天。”


顷刻间,那个笑容竟让人觉得如此熟悉。


“……和泉?”


不知那是梦,还是曾有过的历史,一切皆已过去,再也无法考究。


就只有此刻,就在身边的那个你,才是最珍贵的。


“这双眼……就像朝阳一般。”


看着那双从未变过的双眼,和泉守柔声说道。


听到这罕见的称赞,他亦看去对方与从前一样的双眸,咧嘴笑得可爱。


“那么,和泉看着咱的时候,双眼就像日出的大海一样漂亮呢。”


数百年前的今夜,是否有过相似的心跳与动荡,一直延续至今,让他心潮难已,眷恋不忘。


 


但不同的是,现在的他们不只有今夜了。还有明天、后头,更多的未来,能让他慢慢细述。


“什么时候去看海的话,把我也带上吧。”


与回忆中那张容颜重叠而上,他倾身靠向对方。


“我也想看看,你常挂在嘴边的大海,到底是怎样的。”


经历过时代变迁,烈火洗礼,他终于和他站在一起。


 


 


“你也不再是独自一人了。”


以最情深的声线,来倾诉百年以来的爱慕。


因为他的话,吉行想起那穿越百年的思念,那个早已逝去的人、与留给自己的所有记忆。


“啊……咱已经不再是孤身一人了……”


 


看着那双蔚蓝眼眸,少年又一次落下泪来。


纵使失去了那个人,但在这个七夕,他已不再孤寂。


 


双颊被轻轻捧起,双唇靠近,曾经的感触再度忆起。


七夕月下,终有两条度过百年的红线从梦中延伸而出,打上再也解不开的缘结。


 


 


 


***



评论

热度(49)

  1. 隼形目巢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