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竹翩翩然:

关于我个人心中的白鹊。

白鹊,他们的爱情没有惊涛骇浪,只有细水长流的涓涓温情。

李白和扁鹊的性格是一个相对的极端。

李白呢,就是那种表面看上去净会忽悠人,一张嘴能把人哄得一套一套的,和谁都能套上近乎,关键时刻却意外的可靠;看似整日嗜酒如命,今朝有酒今朝醉,没有大志,实则人世间的情事他比谁都看得真切,正因为他看的真切透彻,所以他的内心是温柔而强大的。所以,他向扁鹊伸出了救赎的手。

而扁鹊,总会给人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疏远感。自幼丧父丧母,最亲近最信任的人是徐福,最恨之入骨的人也是徐福。如果没有遇到李白,那么估计人生之路就只会被复仇之心充斥了吧。但我觉得,他仍是对医患怀着一颗仁者之心,他的初心仍是善良的。

他们一位习剑,一位行医;都子然一身,踏过的千山万水从不回头看一眼。他们本是八辈子打不着杆的关系,在一次行军中相识,先是互看不顺眼:李白看不惯扁鹊总是端着架子,冷若冰霜,扁鹊则是看不惯李白的轻浮,随性成风。相处久了才发现,他们都是看似无情,实则长情的人。再到互相不知觉的吸引,暗送秋波,惺惺相惜,成为知音,最后以心交心。

可以说是爱情,但更多的是漫长岁月里的相伴,蓦然回首,才惊觉,有那人的地方才是“家”。

他们的吵架,大都是为了生活中的细碎小事。无非就是看谁先拉下脸,谁能服软。扁鹊绝不是那种傲娇性子的人,他虽会冷言冷语,但绝不会出口伤人。他是冰里面包着一团火的人,不善表达;而李白也绝不是妻奴,他心里会有些大男子主义,会想着能让扁鹊能依赖自己一下,累的时候能靠一会自己的肩膀。但因为扁鹊没有安全感,就是属于那种有什么事都是自己端着揣着的人。

他们都是八尺男儿,舔着刀尖过日子的人,哪儿来那么多婆婆妈妈。淡淡的温情在生活里体现的,会不经意地拉起对方的手,牵着,心里暖暖地想着,这人是要和我过一辈子的啊。






俩人坐在庭院里,月光翩翩竹下影。

李白抄起一个酒坛就是往嘴里灌了一口酒,酒沾上了衣领,湿了锁骨,他倒是不在意这些,潇洒地抬子落棋。扁鹊则是看着眼前这个跟大男孩一样的男人,狡黠地笑了一下,抬起了一颗棋子,放下,“将军。”

李白索性一扬颈,将酒坛里的酒一饮而尽,末了,打了个酒嗝,才挥了挥手,醉醺醺地道,“下次不跟你下棋了,你这是趁人之危啊,老是在我喝醉的时候,将我军,次次都是我输——扁鹊啊扁鹊,我这辈子就要被你将得死死的了,你得负责啊。”

一白一鹊,人生这般,足矣。






 

为什么我是站白鹊而不是qb呢?嗯,大概是这样的.......





评论

热度(162)

  1. 小竹翩翩然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只轵小竹翩翩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