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1】【声爵副爵警】Salomé莎乐美(自编的TGWP后续,迟到的万圣节贺文)

Will的小屋:

有角色死亡和黑化,主声爵副爵警,有声爵拆卸暗示,部分调整原作人物关系,注意避雷




小号的字体是历史,大号的字体是当下声爵去看演出时的经历,加粗的部分是歌词和文学作品的引用,斜体是《莎乐美》这部歌剧的台词(别的就是拜楼主电脑不好用的word文档所赐)






Salomé莎乐美

副标题:The Seventh deadly sin: Lust第七宗罪:色欲[1] 

爱比死亡更神秘.

-------------------------------------------------------------------------------------------------------------------------------------------------------------------------


蓝星历 西元2007 纽约 汽车人城 午夜12点

“我不行了,完全跟不上.”轮胎像一滩软泥一般脱力地倒在横炮旁边.

不远处,在震耳欲聋的音乐里,爵士在舞蹈,热情似火,不羁如光.

“Come on, bots,the music is on,who are the next? ”爵士漂亮地来了一个无限头转,快活地向他们招手。

“你说他是怎么办到的?”轮胎和横炮咬耳朵,“简直就像在燃烧自己一样。”

“我不也知道,或许你可以先去找找灭火器,最近的在走廊转角处,”横炮兴致缺缺地打开一瓶高纯能量液灌了一大口,突然开始止不住的咳嗽“现在先关心眼下吧,死神来啦。”

轮胎顺着横炮的目光看过去,也呆住了。

警车已经不知来了多久,沉默地站在高歌的立体音响旁边,双手叉腰,一脸无奈。“他肯定关闭了音频接收器,否则不可能容忍这个音量。”轮胎死到临头漫无边际的联想到。

爵士却像没事人一样,在完成一个漂亮的转身之后,直接倒在警车身上。

“哇哇哇,袭警啊。”横炮像突然原地满血复活一般,用能吵醒死人的分贝大声嚷嚷。既然死定了,那么作为奸商也要把自己卖出个好价钱,横炮充满期待的观察着警车的面部表情,可惜并不是每个人都吃激将法这一套。

在用公式化的口气以违反《方舟管理条例》若干项的名义给一众醉鬼安排‘轻松’到下两个月的工作然后打发他们去充电后,偌大而狼藉的房间总算只剩下警爵二人了,音乐声渐低,爵士将全身的重量压在警车身上,醉醺醺的戳着他胸口的红色标志问道,“怎么提前回来了,我跳得怎么样?”

警车一动不动,嘴角紧抿,任由爵士树袋熊一般吊在他身上前言不搭后语的胡侃着,也许他没意识到音乐已经停了还继续关着音频接收器,直到爵士快睡过去时才迷迷糊糊地听到一句“很棒。”

明天是周末,天气预报大苹果城将迎来难得的好天气,爵士和他的伙伴们尽情胡来的日子还长着呢。

---------------------------------------------------------------------------------------------------------------------------------------------------------------------------------------

赛星历摇摆时期 第七周期第四循环 沃斯 一栋不起眼的私宅

“帕拉克萨斯最近局势不稳,我们最好谨慎行事,建议:出行计划延迟。”声波放下数据板,伸着懒腰晃进厨房。

“没什么,我能理解。”爵士的声音里是因充电不足而带来的挥之不去的疲惫,手却没有停下正忙着的活计,“在家也挺好的……”

“不过,乐音城最近有办展览,关于人类音乐及舞蹈的,我相信你应该很感兴趣。”声波走近,一手揽住爵士的腰,另一手递给他两张票,“只要我们注意一点。”

“这样好吗?毕竟我们……”“没事,我们的超拟真投影早就证明过其的可靠性,激光鸟他们也不是吃白饭的,而且,”声波把脑袋支在爵士肩膀上,“恰逢人类的万圣节,给轰隆隆他们一个惊喜吧。”

“好吧,”爵士放下刀,转头回望进那双红色的光学镜,“好吧。”

原来我并非不快乐,原来我比我想象得要快乐得多。

--------------------------------------------------------------------------------------------------------------------------


蓝星历 西元2009 五大湖底 方舟19号 上午10点

擎天柱在教训爵士。

“爵士,即使你要阻击游民浪客,那也不能制造雪崩把度假村给埋了啊。”

爵士观察道擎天柱的音频接收器向后转动不超过45度,说明他没真生气,于是他摇啊摇没个正型的说,“没什么啊,效果出奇的好啊。”

“可。”大哥越发气结。

“没关系我计算好炸药的量了,波及范围绝对没超过这个山谷。”

“那是个夏季度假区,冬天绝对连个流浪汉都不会有,爆破之前我还拿生命探测仪掘地三尺的验证过。”

“度假村老板正想摆脱这笔不良资产,奈何找不到买家,我还给他省了搬迁费呢。”

“他的损失我已经以彩票兑奖的名义赔偿了,去税后还是双倍的。”

“钱我是用显像一号投资期货赚来的,够了就收手,没干别的。”

Balabalabala……


擎天柱无言以对,给警车使了个眼色,然后走了出去。

爵士停止了狡辩,不好意思的把手往后抱住后脑勺作投降状,他知道警车可没那么好糊弄,“你想看看浪客的表情吗,我录下来了,绝对值回票价,嘿嘿……”

“行了,别打岔。”警车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爵士的头盔,“一周的禁闭是绝对免不了的,你让大哥担心死了,下次过过脑子想想有没有更好的方法,还有记住,我们来到地球是来保护善良和无辜,而不是来给人类添麻烦的。”

爵士做敬礼状,“Yes,sir。”

爵士如风之子,热衷于挑战极限,而每当他快要迷失时,只有警车可以跟上他,带他回来,所以他们是最佳拍档,擎天柱不可或缺的左右手,也如左右手般相互映衬知根知底亲密无间。

------------------------------------------------------------------------------------------------------------------------------------

赛星历摇摆时期 第七周期第四循环 悦音城 萨克街购物中心步行道

当赛博坦运行到远日点时,空气里微妙的电信号多了起来。

声波和爵士并肩走着,现在的他们分别是“Sonic索尼”“Player玩乐者”,街上已经很有节日氛围,店家在橱窗摆上赛博坦风格的南瓜灯,机器蝙蝠拍打着翅膀低空盘旋时不时擦过他们的脸,激光鸟圆锯鸟报告没有敌情,机器狗潜伏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轰隆隆迷乱迫不及待地扎向糖果店和游戏区,人类的节日出乎意料的带来了乐趣。

要多少年沧海才能化作桑田?要多少年人们才能获得自由?答案,在风中,我的朋友,答案飘零在风中。

爵士轻轻地哼唱着,享受着这一刻,好像硝烟真的已经散尽,鲜血真的褪色,城市已经重生,大地恢复平静。

毕竟无论离了谁,赛博坦依旧在绕着哈丁自转。

-----------------------------------------------------------------------------------------------------------------------------------------


蓝星历 西元2017 加利福尼亚州 大沙漠 汽车人绝密基地

背景是灰暗的,气氛是压抑的,整个基地沉浸在极度的哀痛之中。

警车用平板的声音做着战术报告:汽车人兵败如山倒,但除了爵士没人在听,蓝霹雳已在轻轻啜泣。

“最后,”警车把数据板扔在地上,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他身上,他清了清嗓子,语调依旧平稳沉静,但爵士能感到那强压下去的来自火种深处的颤抖,“擎天柱牺牲了,但我们还活着,他还在这里,”警车手指胸前的标志,“用行动告诉威震天,我们不是奴隶,我们不停战斗,自由权利归众生,让我们铭记这句话,直到火种熄灭,直到,万众一心!”

掌声响起,疲惫,但持续了很久。

--------------------------------------------------------------------------------------------------------------------------------------------



赛星历摇摆时期 第七周期第四循环 悦音城 萨克街购物中心Wing饰品店

爵士随机晃进一家店挑了一瓶性价比不错的护目镜清洗液,打发声波去结账后迅速潜入饰品区给磁带们买了不少新奇的小玩意作礼物。


“孩子们会很开心的。”他乐滋滋地想。



--------------------------------------------------------------------------------------------------------------------------------------------------------


蓝星历 西元2019 洛杉矶 地下水道

警车在做着最后的确认工作。

“记住,一定要万分谨慎,这不是开玩笑,”警车熟练的给枪上膛,郑重地递给爵士,“别逞强,枪声一响就代表行动失败立刻撤退,我们承受不起失去你的代价。”

“好的,你不用像大哥一样唠嗑这么多次,”爵士敏锐地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岔开话题,“那个,我回来能请你吃晚餐吗?"[2]

爵士会永远铭记警车不明所以又一本正经地回答“可以”时的表情。

即使后来他们分开了大半年。

------------------------------------------------------------------------------------------------------------------------------------------


赛星历摇摆时期 第七周期第四循环 悦音城 星阁尖塔

时间不早了,声波带着爵士加快了脚步,目的地:星阁尖塔宏伟华丽,如一把银剑直插云霄。

声波凭票带着爵士入场,里面的装修也是极尽精良奢华之能事,爵士陷在红色的沙发垫里,看着紫色的幕布缓缓升起。

今天的节目是歌舞剧,剧名《莎乐美》

据说取材于人类宗教传说,这次演出非同凡响,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争议也是如影随形。

爵士扣住了声波搁在把手上的手。

甚至我和他一起看演出也可以很快乐。

-----------------------------------------------------------------------------------------------------------------------------------------


蓝星历 西元2020 曼哈顿 地下掩体

情况很糟糕,外面轰炸声不停,每个人都惶恐不安。

警车在试图使用他那从来没灵光过的情感模块来安抚他人,他从不能且永不能像大哥那样得心应手地运用鼓励的话语,爵士站他旁边都能听见那齿轮转动所发出的咯吱声了。

“那啥,当初在塔恩,我还作为御天敌副官的时候,霸天虎的一次炮火袭击打烂了一栋楼,我被埋在地下,一片钢筋捅穿了我的门翼,当时我疼得差点直接锁死,但我还是活了下来,被大哥,我是说擎天柱给救了出来,大家现在还活着聚在这里,运气都不差,天色不早了,轰炸应该很快就会过去,不如我们……”

掩体坍塌了,警车迅速抓住爵士把他塞到办公桌下。

空间只容得下一个人。

对不起,不能一起吃晚餐了。[2]这句道歉永远卡在警车的发声器里。

----------------------------------------------------------------------------------------------------------------------------------


赛星历摇摆时期 第七周期第四循环悦音城星阁尖塔



如鲜血般艳丽的红裙,像要焚尽一切的弗兰明戈舞,似鬼魅般诱惑的女声低语着旁白。



是的,他对母亲说了严厉的话。



爵士轻笑,攥紧了声波的手,唯美主义不是他通常所爱的风格,但今天例外。



底下多么黑暗呀!待在这样的黑暗深坑里一定很可怕!就像是一座坟墓……你们听到我说的话吗?将先知带出来。我要见他。



爵士沦陷了,他放任自己的思绪如同断了线的风筝漫无边际的飘逸,随机地拼砌零碎的记忆。



太可怕了,他太可怕了!



手掌覆盖上脸庞时的力度,下三维棋时偶尔的眼神交错,激光鸟自由飞翔时的身影,带着纯粹关切的话语……



求你再说,约翰。你的声音犹如酒一般的甜美。



去吧,摩西。去到埃及告诉法老:让我的人民走!



爵士加大了手上的力度,他觉得痛苦,冲突,矛盾,混沌的情感使他无所适从。



让我吻你的嘴,约翰。



我要求他改变。没有比这更清楚的了——如果你要改善世界,那么先审视自己,作出改变!



总有一天我要他们偿还,连本带利讨回来。我要结束这磨难,泼洒鲜艳在这片灰暗!



爵士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冷酷的弧度,反正给他把关的人已经不在了。别以为缱绻是你的专利,温柔亦乃吾之武器,有来有去,礼尚往来,我们是命运共同体不可分离。



主动给激光鸟喂食,抓挠机器狗的后背,顺从声波的命令,这还只是小儿科。



轻柔的抬起圆锯鸟被打烂的翅膀,不动声色的加大手劲,圆锯鸟疼得倒抽凉气,顺其自然充满关切的说出已经精心备好的台词,“啊,威震天陛下下手可真够重的。”眼角余光瞥到一个猛地僵直的背影。



一次还远远不够,再接再厉,没有机会就制造机会。



我等我的奴隶带来香水与七层纱,我要脱下我的鞋。



爵士在舞蹈,在中纪节的晚宴上,穷尽毕生之所领悟,暗示性的舔过嘴角,如蛇般灵动而危险,微笑着,欣赏并嘲笑达官贵人们看他的眼神。



你已经立誓,陛下。



“声波,交出爵士,不得有异议。”



暴君已经下令,我观察着你僵直的后背,我想我了解你,因为我也为你濒临悬崖。



我现在希望能给我一个银制的盘子,里头装着……



哦,这个循环即将结束,圣诞节即将来临,我想你已备好礼物,因为那也是你心底真实的渴望。



约翰的头。



威震天的命。



-------------------------------------------------------------------------------------------------------------------------------






赛星历 护星公时期 第九周期第四循环铁堡顶天阁



“哦,炉渣的。”威震天从没陷入如此绝境,融合炮因能量不足无法使用,燃油泵渗漏,火种舱划伤,而且,顶着他人的面孔。



原本一切都是完美的,邀请实力派中立者领袖雷神前来赴宴,伪装成一场刺杀,挑拨其二三把手皇者之剑和泰瑞斯特大法官的关系,使光明之环陷入内讧再发动突袭。没想到现在自己竟然顶着雷神的脸,由猎人沦为猎物。



“您的超拟真投影终止请求被拒绝,请返回继续操作,发布者:声波。”炉渣……威震天连骂的力气都快没了,听着楼下红蜘蛛叫嚷着,“猎物就在这里,看这油渍!通向顶天阁。追!”



威震天蜷缩起来,他已无路可退,突然像是顿悟了什么,调出音频,他要确认,机械的电子音再度响起,“发布者:声波。”



“哦,你也是其中之一吗,布鲁图?”凯撒用紫袍掩面,任由挚友将他刺杀。



恍惚间,威震天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在黑暗中独舞,即使被加以锁链,也没有发出半点声响,金属偶尔反光,如同夜色中飞舞的流火。他的动作一如既往的优美,可现在看来却不复半点悲哀,有的只是肆意且痛快的嘲笑与轻蔑。



一切轰然倒塌,是你打碎了自己的王冠(王权)!你左右指点,却无人差遣。你只关心一件事,只想要做国王,但城堡已成瓦砾,仅剩一个头衔!你的王冠(王权)在哪里,一无所有的国王?



威震天像是被冻住了,定定地望向窗外,午夜的铁堡灯火通明,但已与他无关,然后猛地抬手砸碎了自己的燃油泵,能量液恣意地流淌了一地板,然后用最后的力气抬起融合炮向其开火。





擎天柱,你赢了。



当红蜘蛛带着战车队和飞天虎冲进去时,顶天阁发生了剧烈爆炸,无人生还。



----------------------------------------------------------------------------------------------------------------------------------------------




赛星历 波动时期 第一周期第二循环卡恩环轨旁一栋破烂的建筑



立比破难,独裁者死了才是麻烦的开始,磁带们全体出动打听情况,声波站在窗口,望着雨幕笼罩下的赛博特,忽然听到背后有动静,一回头嘴被吻住了。



他们吻得如同世界末日,直到不得不分开,爵士坐在声波腿上,气喘吁吁地说道:“就这一次,让我把握一回主动权,让我来教你跳舞吧。”然后不等声波回答就又凑上去。



Let’s dance,let’s dance



来跳舞吧,来跳舞吧



Just one time, just for a moment



就这一次,止于瞬间



Let us loss in the flesh and soul



让我们迷失在灵与肉里[3]


--------------------------------------------------------------------------------------------------------------------------------

赛星历 摇摆时期 第七周期第四循环 悦音城 星阁尖塔



“你快乐吗?”以为永远不会再听到的声音。



爵士回头,他的手指已经深深地掐入了椅子扶手,声波不知何时离开了,警车占据了他空出的位子。



他看起来健康而完好,肢体健全,涂装鲜亮,连门翼上的小星星似乎都在一闪一闪。



“你现在快乐吗?”警车用温和沉稳的语调再问了一遍,把光学镜从舞台移向爵士,再不见压抑着的痛苦自责和悲愤,有的只是平静安详,不知是否是错觉,爵士想,还带着不应该出现的调皮。



“是的。”爵士的手抚上胸前曾经的标志所在,“我现在很不错。”



毕竟无论离了谁,赛博坦依旧在绕着哈丁公转。



“那就好,”爵士自其面部除了安心与释然之外解读不出其他情绪,“看到你现在这样我真的很高兴。”



爵士短暂地关闭了光学镜,等他再开启时,紫色的帷幕已经落下,他错过了莎乐美被士兵押解走的场景,身旁空空如也,只有前排还坐着几个涂装华丽议员在交流着观感,似乎对人类多变的化学信号产物理解不能。



当赛博坦运行到远日点时,空气里微妙的电信号多了起来。



爵士明白,警车彻底离开了。


--------------------------------------------------------------------------------------------------------






赛星历 摇摆时期 第七周期第四循环 沃斯 一栋不起眼的私宅



“我说,老大本来和爵士挺高兴的出去的,怎么就一个人回来了,还低气压十足。”轰隆隆一边往嘴里塞着糖一边疑惑的问。



“嘘,活这么久了还学不会察言观色。”机器狗直接给了轰隆隆一爪子让他保持安静。



“爵士,自会回家;声波,感到疲劳;磁带,自行充电;建议,停止反驳。”声波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们背后。



在安抚好吵吵嚷嚷的共生体之后,声波回到房间,解除超拟真投影,疲惫的躺下,只有他一个人的充电床又冷又硬又干。



声波承认他犯了错误,与爵士关系的发展出乎意料,他承认喜欢爵士不羁的舞蹈,所以他明白要给爵士独属于自己的私人时刻,爵士的内心有一部分,声波知道他可以受邀去做客,但永远不可能占有。



“我住在你心里面吗,爵士?”

“当然,你占据了我一半心房。”



她具有她的家族那种不承认失败的精神,即使失败就摆在眼前。如今就凭这种精神,她把下巴高高翘起。她能够让瑞德回来。她知道她能够。世界上没有哪个男人她无法得到,只要她下定决心就是了。[4]



“我明天醒来再跟爵士好好聊聊吧。那时我就经受得住一切了。明天,我会和他一起享受早餐和下三维棋,一定要严肃提出别再加那么多糖了。毕竟,明天又是另外的一天呢。”[4]



第八周期第一循环开始了。





THE END



[1]有N种排法,这是按我查到的但丁版本。



[2]来自BBC迷你剧《神探夏洛克》第二季第一集《贝尔格莱德丑闻》里艾琳调戏夏洛克时的台词,有性暗示意味(即“可以吃掉/拆掉你吗?”这是爵士吃警车豆腐呢),至于之后警车的道歉当然是因为明白爵士的心意了。


[3]别问我是哪首歌,我自己瞎编的,其余歌均可在原作中查找。



[4]改编自名著《乱世佳人》的结尾,何思嘉最终明白白瑞德爱她,可白瑞德已离去,这里没这么虐啦,只是声波这个控制狂和醋缸克制自己的冲动给爵士自己的空间,他早就被套牢了。













【照旧是脑洞过大的楼主的自说自话时间



我真写得好意识流,看不懂就拍我的渣文笔吧,不要迁怒原作



不得不承认,这一篇我契合原作的力度是不及上一篇斯派克中心的《Frankenstein》的(满意程度也不及那篇),原作莎乐美对约翰绝望的占有欲毁灭了约翰自己等很多很多人,这里我给改了,莎乐美的初恋约翰确实刻骨铭心,约翰也明白且愿意接受,希律王主动毁了约翰,而莎乐美也能爱上叙利亚军官,大概最大的相通之处就是莎乐美和爵士都用舞蹈做武器以达到目的,都是乱国殃民的红颜祸水吧(笑~~~



爵士(莎乐美):



我是PJ党,但不得不承认《These Games We Play》写得真是太棒了,果然没有雷配对只有雷文笔啊,“Dancer in the Dark”的玩己玩人的爵士形象实在是太深入人心了,而且我爱死爵士说“我不欠中立派一条刮痕”时嘴角上扬的邪恶弧度,爱憎分明,游走在灰色边缘却又直率坦白,最终不忍心让其孤独终老,再说《TGWP》的声波也是三好男TF啊~~~~~



警车(约翰)



虽然我很爱IDW的黑警车,但这里的警车确实是白的,他依旧在做着灰色道德边缘的事情,但已不会让其影响自己的内心,原设定是警车至死不知爵士对他的感情,最后还是改为顿悟但来不及说出口(怎么更虐了……爱要及时说出来啊),最后这位头七还魂来和爵士做最后的告别且让爵士宽恕自己(不是最终的索命啊),毕竟,他已经死了且爱爵士,爱应该让人更包容,所以你看他吸引爵士的注意力没让他看到莎乐美的结局,隐喻声波爵士虽然会继续亡命天涯但会长相厮守,也算这个背景下最好的结局了吧~~~~



声波(叙利亚军官)



虽然声爵不是我的本命,但《TGWP》的声波确实赞,用化骨柔情软化爵士,最终自己也深陷其中(虽然因为咱本命是PJ所以还是塞了不少私货进去),再说了,爱一个人可以去理解他但别妄想完全让他成为你的所有物,彼此应该是平等的,爱如水,紧攥只会让其从手指缝隙中漏出,用手合成碗状给其一定空间才能将其留住,所以最后声波让步了,就像爵士的让步一样。再说《TGWP》的老威非常非常渣滓,完全不值得声波如此忠心耿耿,声波为了守护家人而叛变我觉得也是比较符合原作背景的。



威震天(希律王)



我虽然很喜欢轮子,但也不讨厌虎子,威震天在IDW还是很有勇有谋的,而且不得不承认《TGWP》的威震天虽然渣滓但确实颇有手段,但服人要服心啊,声波这个忠将都让爵士挖墙脚了,V总我好歹还给你一个“纣王自焚摘星楼”这样盛大的葬礼,还有小红这个重量级陪葬哦~~~~~~不过老威作为独裁者也是”Too big to fall",所以他死了赛博坦肯定会再次陷入动荡,声爵虽然自由了但肯定要吃大苦头,自由不是无代价的。





以上是对《TGWP》坑掉的怨念联想,还有万圣节的诡异气氛的刺激,以及看过《坠机前的三个小时》的心塞,大家看个乐子好了,一切赞美归《TGWP》的作者以及辛勤劳动的翻译者,祝大家万圣节快乐,迟到了真不好意思。】

评论

热度(41)

  1. Will的小屋 转载了此文字
  2. 暗玥公主Will的小屋 转载了此文字
  3. 鱼颈纹Will的小屋 转载了此文字
  4. 鱼颈纹Will的小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