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领证&电影版杂集

全流域制霸:

主CP:暂无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威震天所梦到的世界的名字》

副标题:开机的方式不太对/当花样作死冠军变得靠谱/当闷骚变得欢脱/当军医不爱涂漆/当靠谱与不靠谱对调

 

新的一天,威震天在飞船上醒来,像往常一样准备投入到征服全宇宙的伟大事业中。

“威震天大人,这是最近超能量体矿场挖掘情况,还有我们刚刚发现了一个坐标,有可能是某个过去遗留的圣物,要不要派人去查看?”

红蜘蛛走进来,边走边汇报,本来是习以为常的事,但今天威震天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所以他上下打量了一遍红蜘蛛,然后发现了问题所在。没错,红蜘蛛太正经了今天,一没有跑题自夸,二没有迈着舞步弯腰挥手地进来,而且还汇报的是这么正经的事情。

不可思议。

“有什么问题吗,威震天大人?”

“没有没有,”威震天十分高兴自己的指挥官终于靠谱了一把,虽然还是有哪里怪怪的“做得非常棒,红蜘蛛,去调查吧。”

“明白了。”红蜘蛛鞠了一躬后离开。

这货听了夸奖居然没有喜大普奔?

威震天想这虽然十分诡异但却是个好兆头,如果当红蜘蛛都靠谱了起来那么霸天虎征服地球是指日可待了。想到这里他不禁觉得今天说不定是十分幸运的一天,搞不好实现大业就在今日。

可是,如果说霸天虎一天不出事,你信吗?

爆炸的声音传来,震得整个飞船都晃了三晃,威震天差点栽在面前的屏幕上。在他刚想冲手下喊发生什么事时,通讯器就响了,“威震天大人——”

震荡波标志性的独眼出现在屏幕上。

“发生了什么,震荡波?”

“没什么,威震天大人,”震荡波一脸,啊不一眼淡定,“只不过实验的时候出了些小意外。”

多么稳重的声音和身影,可你看你背后烟雾缭绕的不先灭火吗震荡波?

“什么实验?”威震天想以震荡波的靠谱程度大概没什么事。

“关于尝试可控性巨狰狞的实验,不过失败了。”

“这没什么。”他想看冲云霄那样就知道巨狰狞什么的还是太糟心,这种事情还是算了吧。

“威震天大人——”震荡波顿了一下。

“嗯?”

“麻烦拉响警报,打僵尸行动又要开始了。”

通讯掐断了,留下威震天一脸震惊地看着黑屏,他在黑屏的一瞬间看到了一只小型巨狰狞紫色的眼睛。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说?震荡波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不靠谱了?

警报拉响了,下一秒他就听到了飞船上传来的各种枪声。

果然,这是和往常一样的一天,就算没有汽车人骚扰威震天也能被自家内部事务烦死。

头痛地按了按脑袋,威震天扭头问自己的情报官:“声波,查到汽车人基地位置了吗?”

情报官摇摇头,但威震天也没有沮丧,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可他在声波摇头的同时看到他还在屏幕上打了个“╮(╯_╰)╭”。

这是……沮丧了?

“声波,不必太沮丧。”威震天安慰貌似有些失望的情报官,虽然用表情回复这在声波身上很少见,但难得看一次,在有些怪异的同时有点……萌萌哒?

声波又在屏幕上显示了一个坐标,那是红蜘蛛早上向威震天汇报的坐标。

“红蜘蛛去了吗?”

点头。

不过估计这家伙不会成功啊,威震天心想。但下一秒通讯器中传来的声音打破了他的猜想。

“威震天大人,东西到手了。请求开启陆地桥。”

这么可靠?!这真的是他的指挥官红蜘蛛吗?从今早开始就一直在颠覆他心中的形象。

“声波——”

声波了然的开了陆地桥,同时在屏幕上打了个“(⊙v⊙)/”。

红蜘蛛几秒后就回来了,深鞠一躬后地上一个头盔,“这是这次发现的东西,需要我放进仓库吗?”

威震天极力想让自己表现得正常的、点了点头。

红蜘蛛走了以后,威震天终于没忍住开口:“声波——”

“(⊙▽⊙?)”

“你,没事吧?”他觉得自己头一回这么小心地和属下说话。

“~~o(⊙_⊙)o ~~”

这真的是声波?

“我看你最近太忙了是不是需要好好充电休息一下,没错,顺便去击倒那里让他给你做个体检什么的。”他转身就往外走,一个短暂的上午受到这么多了精神冲击,他觉得自己说不定也需要找击倒检查一下。

他和声波走在过道里,看样子打僵尸已经打完了,有些墙上伤痕累累。

门自动开启又关闭,威震天刚想开口喊击倒,却在看清面前的霸天虎后没叫出来。

“喔,威震天大人。”击倒看见他弯腰敬礼。

而威震天努力不让声音有太大变化的问他:“你的漆怎么了?”

“这个?”击倒低头看了看自己,“刚刚碰到了那只小型巨狰狞,所以果断的上去打了一架,被挠的。”

现在与其说击倒是伤痕累累的红漆,不如说是一块铁皮上涂了几道红漆。而且等等,你和巨狰狞打,还是勇往直前?

威震天想如果不是他的CPU烧坏了,那就是这个世界烧坏了。

“你,不觉得需要换个涂装什么的?”他极力淡定。

“这又没什么,战士的功勋。委实说我一直很羡慕您那伤痕累累的外表,甚至掉漆严重,这才是勇猛的象征。”

威震天噎了半天才把这当做夸奖咽下去。

“对了,您找我有事?”击倒问。

差点把声波忘了。

“你来看看声波有没有什么异常。”

“没问题,躺上去吧声波。”

“(⊙v⊙)”

检查过程中威震天犹豫了半天,最后问击倒:“你不觉得声波最近怪怪的吗?”

“怪?”

“比如说他最近总是在屏幕上打出表情来回答你。”

“可他之前不就是这样吗?”

What?

“好了,检查完了,声波没有任何问题,威震天大人——威震天大人?你没事吧?”

“我没事……”

身后传来声音,他们一齐回头,激光鸟正歪着头看着他们。

“激光鸟?它干嘛去了?”威震天看着激光鸟飞到声波胸口。

“打探情报?”击倒看见声波的屏幕上出现数据。

“阿尔茜正穷追不舍地追踪黑寡妇——

“千斤顶当中调戏救护车被打成重伤——

“通天晓太纵容手下被罚擦能量罐一星期——”

击倒一条条读出来,摸着下巴表示没什么新鲜的,没看到一旁威震天仿佛死机了一般的定格。

“最后一条,擎天柱对威震天当中告白——哇哦,威震天大人?”

这下真的死机了。

“威震天大人!”

 

“威震天大人!”

睁开眼睛,红蜘蛛、击倒、声波还有震荡波正围成一圈低头看着自己。

威震天吓得差点又重启。

“感谢普神,威震天大人终于醒了!”红蜘蛛捶胸顿足手舞足蹈。

“以后请叫我神医击倒大人。”击倒的红色涂装正在反光。

“可什么都没检查出来,这不符合逻辑。”震荡波语气依旧淡定。

而声波看着数据屏幕再次向击倒确认没有问题。

“威震天大人,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红蜘蛛凑上来。

威震天盯着红蜘蛛盯了半天,直到红蜘蛛吓得快给跪了才开口道:“最近和汽车人的战况——”

“呃!这个,最近貌似又有几个超能量矿场被汽车人偷袭了……请相信几个矿场不会对您伟大的事业有什么影响!那群汽车人不会嚣张很久了!我一定会严加监管矿场,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红蜘蛛信誓旦旦就差趴下。

威震天满意地点了点头,那笑容吓得红蜘蛛差点下线。

“没问题,做得很好,红蜘蛛。”

这才是他的指挥官,看来是回到正常世界了。抑制住想要扑过去挨个拥抱自己属下的冲动,他站起身来。

“击倒。”他又喊。

“什么事,威震天大人?”

“帮我重新上漆打磨抛光。”

——本章END——


主CP:千斤顶X救护车

《一直在》

副标题:老千高手/威总的彩虹小马水彩画

“嘿,大夫,有没有兴趣一起去逛逛?”

“我说过别这么叫我。”

“Ok,那么Sunshine,我们走吧?”

“等……我还没说答应你!”

千斤顶不由分说地把救护车拖上飞船,远远地跟通天晓喊:“飞船借我一下,长官!”

飞船绝尘而去,通天晓心说你有给我回绝的余地吗士兵。

通天晓的飞船比当初的千斤锤大得多,救护车看着旁边的窗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按理说和平了、塞博坦新生了,这没理由不高兴,可救护车确实高兴不起来。

因为新时代的代价是擎天柱回归火种源。

大家对此都很难受,但都不如救护车难受。

他们是多年的战友,从塞博坦到地球,曾经的朋友、部下一个个地逝去,而他们俩似乎是唯二的待在一起这么多年还没有挂掉的,更是幸运地活到了战争结束。

所以救护车想过自己会死,但在他的概念里从未想过擎天柱会死。

领袖是什么,是一直站在众人面前的身影,是力挽狂澜的英雄,是黑暗中的希望。

但擎天柱说不需要领袖了。

新时代来了,或许早晚有一天,他们对于未来的生命来说只是教科书里的某张图片、档案馆里的某张纪念、广场上的某个塑像。

他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的是努力帮助塞博坦重建,或是在地球上担当一个很闲的汽车人顾问,这是曾经做梦也没想到过的事情,但现在实现了,他应该好好珍惜才是。

但芯里的那股悲伤就是挥之不去。

“你在想什么,大夫?”千斤顶看了他一眼。

“没什么,一些……以前的事。”

宇宙很大,他们经过一颗颗星球或是彗星,漫无目的,如千斤顶所说,他们真的只是来随便逛逛。

不知道过了多久,千斤顶似乎对于这种枯燥的单纯驾驶无聊了,于是他按了自动驾驶键,活动了一下胳膊,说:“你猜我们这会降落到哪个星球去?”

救护车刚想说话飞船就降落了,他们下了飞船,看了看周围。

“喔,跑了这么远了?”千斤顶踩了踩地面。

“所以你跑来冥王星干嘛?喝茶?”

“我也没想到会来这啊,不过来都来了就随便逛逛吧。”

“你真是太闲了。”

“是有点闲,不过老宅在家可不好,会生锈的。话说大夫你之前一直呆在基地里不无聊吗?”

“你当我是你吗?呆在基地里的时候每天都有很多工作。”

“好吧好吧。”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走到冥王星的背面,然后,定住了。

这种感觉就好比你去一个无人的孤岛,突然看到面前有台电视机,除了违和感就是违和感。

“这是……水彩笔?”救护车捡起笔看了看,想起拉夫曾经跟他说过的东西。不过面前的水彩笔明显是超大号,因为他拿着正好。

“这东西出现在这儿是不是太突兀?”

千斤顶问着,随便向前走了几步,“快来,大夫,看我看见了什么?”

还能有什么?难不成还有画好的杰作?

于是他的所思所想被证实了。

两个人一脸这是在逗我的表情站了一会儿,默契地对视。

“我猜这大概是个熟人画的。”

“没错。”

废话,不是熟人怎么画得出带着擎天柱头盔的……小马?

“还真有些神似啊。”千斤顶蹲下来看,除了擎天柱版的马还有其它马,在看到有一只穿着高跟鞋的马的时候千斤顶非常迅速地辨认出这是红蜘蛛,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这是哪位大神画的?

“喂,大夫,你猜这些是谁画的?”

没人回应,于是他回头,救护车正看着另一组画。他走过去,这一组不是马了,只有三个简单的头像,他认得出这是擎天柱。

“……咱们老大的粉丝?”他开了个的玩笑。

“谁知道呢。”

救护车很认真地看着这组画,千斤顶于是指了指第一个头像,问:“这是擎天柱吗?可好像不太一样。”

“那是他还是奥利安的时候。画这个的人一定认识擎天柱很久了。”

千斤顶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人选,但他望望宇宙企图把这个铁桶头扔出去。

救护车还在看画,不知道是真的在看还是在想其他的东西,千斤顶猜他是想起了擎天柱伤感了。

事实上他猜对了,救护车确实想起了擎天柱,从奥利安那会儿开始,他想起他们一起讨论事务、一起并肩作战。

擎天柱总叫他老朋友,这是事实,当一个朋友可以被你成为老朋友时,那他在你芯里大概是兄弟、家人那样的存在。

“你在难过。”

救护车抬头,千斤顶正看着他,表情认真。他知道他什么时候真的认真,所以他不想撒谎。

“……有一点。”

“老大走之后你经常这样。”

他想问有吗,可千斤顶的表情和眼神告诉他是的,于是他放弃似的叹了口气。

“我知道你很伤芯,但总给面对事实。”

他不知道该回答什么,说的这些他都知道,但做起来就是另一码事了。

“你还得活着,不能因为擎天柱走了你就也要回归火种源。”

“放心,不会的。”

不至于回归火种源,那是懦夫的选择。

他们又往别处走了走,想看看有没有其他神奇的东西,不过貌似没了。于是他们准备回去。

“我认识擎天柱很长时间了,有时候我觉得我比他自己都了解他。”救护车说,他突然很想找个人说说话。

“说真的,我从没想过他会死……这并不公平,无论是塞博坦还是地球,他付出的都够多了。”

“老大作为一个领袖已经够格的不能更够了。以前我以为他和那些领导一样,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千斤顶回想着一开始的遭遇。

“是的,他确实很不一样,有时候我总觉得……他还在。”

救护车最后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把这句话说完了,这就是他的感受,习惯大概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他有时间觉得擎天柱一直在他们身旁,从未离开。

千斤顶回过头来看着他,挠了挠头说:“嗯……他确实还在。”

救护车刚想说你别开玩笑了不用安慰我云云,但千斤顶还是很认真地看着他,看得他说不话。

“我没开玩笑也没骗你,大夫。老大他确实在。”千斤顶向救护车走了两步,把右手握成拳,放在救护车芯口的位置上。

那个位置也恰好是火种的位置,千斤顶的拳头不轻不重地在那里点了一下,在寂静的环境中发出一声小小的响声。

“他在这儿,一直。”

千斤顶说。

救护车低头看着他的手,觉得自己的火种突然猛跳了一下,似乎是这么多日的悲伤慢慢聚集至一个顶峰后又突然散开,散开时点点的微粒弥漫开来。

“他和火种源融为了一体,而我们迟早会回归火种源。火种源是生命的基石,擎天柱他早已融入了所有生命当中,包括你我,所以他从未离开,或者说无处不在。或许我们没法见到他,但当我们回归火种源的时候,我相信会见到他的,而在那之前,我们得要好好活着,这可是他拿命换来的。”

救护车听着,感受千斤顶的拳头在自己胸甲上不轻不重的压力,感受他内芯火种的跳动。

“所以他可是一直在的,救护车。”

他难得叫了他一次正经的名字。

“……你说的没错。”救护车静了几秒后说,“还有没发现你口才这么好。”

千斤顶把手收回来,嘿嘿一笑道:“跟了擎天柱有段时间了差不多也学会了。”

“对你来说还真是不容易啊。”

“怎么会,那是你太小看我了大夫。”

他们走回飞船,发动引擎,冥王星逐渐变得遥远。

“还有一句话,大夫。”千斤顶操纵着飞船,转过头来看着救护车——

“我也一直在。”

——本章END——

 

 

倘使一方死亡或失踪①

主CP:威震天X擎天柱

威震天悬停在火种源的上方,看着火种源散发着莹蓝色的光亮。

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还要回来,但他是个流浪者,流浪者流浪到哪里都不为怪,更何况是自己的家园?

没有人会猜到此刻这个曾经狂派的首领、恶名远扬的威震天此刻正在自己母星的火种源那里,或许只要他向这里多来几发融合炮,就又能让这个多灾多难的塞星毁灭一次。

但他没这么做,这也不是他来这里的目的。

他只是静静地看着,看到最后他都觉得自己本就和这口井是一体的。

他知道自己就算死了也无法回归火种源,因为自己身体里流淌着宇宙大帝的血液。这他并不在乎,死就是死,其他都无所谓了。

但他没想到自己又活过来了。

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似乎拥有一种神奇的复活技能,无论是哪次,他最后都活过来了。

然后他就想起擎天柱,对方大概也拥有这种技能,九死一生多少次怕是他自己都数不过来了,可对方的技能明显没自己的厉害,因为最终他——擎天柱,还是死了。

于是自己的老对手回归了火种源,而自己哪怕是死也回归不了火种源。

那么这种芯情是什么?遗憾吗?后悔吗?高兴吗?

不,只是麻木。

这是适合回忆的时候,他也这么做了,在这口深深的井里,没有人来打扰他的回忆。

他想起自己当初在卡隆角斗场的比赛,想起自己曾经的豪言壮志,想起自己伟大的理想。

几百万年的时光到最后,也不过是那么些画面,几个塞星时就能回忆完。

他想起自己和擎天柱,不,是奥利安的初遇,因为共同的理想而并肩。他们在一起讨论过梦想,讨论过社会的现状,他想那时他们还不曾想象他们之后会兵刃相接。

他想起奥利安获得领袖模块后自己的愤怒、不甘,他想起塞星上的战火纷飞。

他们曾经情同手足,也曾刀枪相向。

他们了解对方甚过了解自己。

他们在当初和平的相处中也有过小的纠纷,在战争中也曾有过短暂的和平。即使多年未曾配合,当对付共同的敌人时他们如同在跳一曲危险而又默契的舞蹈。

敌人?还是朋友?

现在战争结束,塞星恢复了新生与和平,无论是敌人还是朋友都无所谓了。

因为他已经回归火种源了。

他想问有意义吗,为了塞星付出了这么多却看不到一直以来期盼的新时代。

于是他问:“有意义吗?”

声音回荡在深井里,他知道没人会回答他,可他也知道答案。

有意义,擎天柱一定会这么回答,因为他的努力,塞星终于迎来了和平,而地球也不再有威胁。

这是他知道的答案,可他总想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关于擎天柱自身的答案。

多么可笑,正义终于战胜了邪恶,正义的领袖却死了,邪恶的领袖还活着。

他看着发出光亮的火种源,那么安静但又充满生机,这种颜色他曾在擎天柱的光学镜里看到过。

他和火种源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不知道待了多久,直到他自己都厌烦这种静默。于是他升空、拔高,用最快的速度飞出了这口井。飞出去后他不想停留,继续向着茫茫的宇宙飞去。

他是个流浪者,不用想目的地。

但他知道他终有一天还是会回来,回来这个饱经疮痍的母星。那时或许他已经老去,或许即将逝去。

他不怕不能回归火种源,因为他知道自己死时一定能见到他的老对手,没有为什么,只是坚信。而他的坚信从未错过。

那么再见,他在芯里说,无论冲谁。

——本章END——


倘使一方死亡或失踪③

主CP:漂移X十字线/BeeXSam

消防车进进出出,有好奇的路人想要围观却被礼貌地请走,这片区域被快速而严密的围了起来。

探长和十字线在废墟里四处查看,泄露的原油还在地上静静地流淌,偶尔他们能看到一些残骸,只不过分不清到底是霸天虎的还是汽车人的。

大黄蜂和漂移早上来到这个石油加工厂,因为貌似这里有霸天虎活动过的痕迹。结果现在这个加工厂爆炸了,大黄蜂和漂移不知道是炸死了还是还活着。

十字线猜大概是战斗的时候有那么些油漏了,而没脑子的霸天虎或是没准头的大黄蜂又或是手一抖的漂移正好一枪打中了它,然后,砰——

人类还在抓紧灭火,火势渐渐小了。十字线路过一段钢筋时看到了某条带有霸天虎标志的断臂,然后毫不在意地踩过了它。

工厂不算小,但对于体型不跟人类在一个水平的汽车人来说很快就遛过了,过程中没发现某个金色法老脸的日本武士或是某只黄色大蜜蜂。

从工厂后面出去是一片平地,离海边不远,十字线心想是不是给炸海里去了,然后调头走回去。

迎面正好是探长,探长递过来一把刀,说:“刚刚在那边找到的。”

一把金色的刀,有点眼熟,“喔,这不是漂移的刀嘛。”

十字线掂量了两下,刀锋处有点磨损和烧过的痕迹,他问:“只找到了刀?”

“是的。”

“那多半这个家伙是挂了,武器都不在旁边。”

探长把帽子摘下来捏了捏,说:“那可不一定,武器不在不代表会死,再说漂移有两把刀呢。”

十字线把刀随手往身后一甩,背在背后,看起来丝毫没有在意探长的话,“好吧这两个家伙终于死了,现在我可以当老大了。”

接着他看见探长用非常奇妙的眼神看着他,直到他想双手投降说开玩笑的时候,探长把帽子戴回去,拍了拍他的肩,说:“别伤心,尸体没找到不一定是死了。”

他非常想说探长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伤心的小姑娘这和你庞大的身躯很不匹配,但鉴于各种奇妙的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的因素,他只是耸了耸肩,跟着探长一起走出去。

人类的部队也过来了,那个上校探长和十字线见过,和人类恢复盟友关系之后见的。以及旁边那个完全不像军人的男孩。

“没找到任何活着的汽车人或霸天虎。”探长这么说,然后他们看到那些人类表情暗淡了下来。

十字线想了想在那个男孩面前蹲下,说:“我记得你,大黄蜂的朋友,Sam?”

Sam点点头,然后问:“Bee他……还活着吧?”

“这我可不知道,和他一起执行任务的是漂移又不是我。不过如果大黄蜂真是蜜蜂的话说不定能飞出去。”

他摊了摊手,而Sam越过他看向那个已经成了废墟的工厂问:“有看到他的尸体吗?”

“没有,不过也有可能是被炸成废铁了。”

探长走过来敲了他一下,下手不重,提醒他说话注意点。不过他说的就是事实,人总得面对事实。

现场的清理还需要一段时间,十字线看了一会儿觉得实在没什么意思,于是咔咔两下变成车,对着Sam打开车门:“兜个风?”

Sam犹豫了一下上车,绿色的克尔维特关闭车门发动引擎。

“你去哪儿?”探长问。

“兜风。”他才不想回基地。

 

他想自己之所以让Sam上车只是看在他是大黄蜂搭档的份上,而一般情况下自己又是漂移的搭档。

可该死的一般情况天知道是什么时候,异常情况总是披着一般情况的皮出现。他设想如果这次是自己和漂移去的话说不定会非常畅快的解决掉敌人,总之死没死透好歹能给个准话。

他不是第一次抱怨地球之旅,而这次是堪比他们逃避人类追杀时的抱怨。

他和Sam尝试对话,毕竟两个人平时交集不多,或者说基本没有交集,但现在由于搭档的问题,他们找到了共同话题。

“平常大黄蜂开枪的水准让人真心忍不了。”

“我觉得还好,Bee他灵活性在汽车人里很棒。”

“灵活的小蜜蜂吗。”

“嗯,话说他的发生器不是好了吗,为什么还总用广播说话?”

“谁知道,个人爱好。”

“我记得他当初还用广播放情歌帮我追女朋友。”

十字线想起肖恩后来有一次跟他说大黄蜂在KSI的时候闯了祸黑到他头上不说还放歌嘲讽,这还真是差别对待啊。

车开出去有段距离了,这片地方不是居住区,各种废工厂和厂房,再开到某个工厂的时候十字线突然熄了火,缓缓停下,Sam刚想问他怎么了,就听到了一些响动。

声音从前面的工厂里传来,似乎是金属摩擦的声音,还有低微的让人分辨不出来的低语。

听了大概半分钟后十字线突然开门,Sam知道这是让他下车的意思。他下了车,然后十字线变形。

“怎么了?”

“霸天虎的声音。”

Sam想说你确定吗就这么点声,万一是人怎么办。

“我闻得出来,再说打了这么多年敌人都认不出来还要不要混了。”

他们压低了声音,然后慢慢靠近,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十字线让Sam停下,“好了小子,你在这里待着,万一有什么情况你跑就好了。”然后他自己走了进去。

 

枪早就在手里了,十字线举着枪进去但没有人影。

“Come onbaby , let’s have a party.”

头顶的灯一晃一晃的,几秒后从头顶飞下来两个霸天虎,早就料到这种把戏,十字线往旁边闪去然后开枪,倒下一个后另一个又躲了起来。

看起来不是什么高智商难对付的霸天虎,大概是残余份子,难道漂移他们遇上的就是这些货色?

他跳上二楼,正好直面一个霸天虎,对方掉头就跑,他开枪,但只打中了对方一条腿。

该死,浪费弹药。他怀疑是不是和大黄蜂组队时间长了自己准头也受到了影响。

停在一楼暗角的汽车突然变形,然后扑了过来。十字线回头再次开枪。

 

Sam站在角落里等待,委实说Bee的下落不明让他很着急也很愤怒,可他一介平民貌似做不了什么。

他听到工厂里传来了枪声,大概是打起来了,而他能做的除了等待没别的了。

然而身后突然有引擎声,他回头,一辆黑色别克正停在他背后,而他确定之前这里什么车都没有。

所以,真被十字线说对了,自己又要开跑了。他看着车头上的霸天虎标志想。

每次自己都在奔跑,从跑楼、跑树林、跑金字塔到跑芝加哥,自己真该去当个长跑运动员,说不定还能名列前茅。他边跑边想。

 

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是霸天虎太弱了?不不不,好像不是这个原因。十字线对着趴在地上挣扎的霸天虎补了一枪。

他把枪垂下准备走出去,走到门口时突然一闪,来到工厂一楼柱子后面。

“我就说味道怪怪的。”他嘟囔。

汽油在地上汇成了一条弯弯曲曲小河,旁边还有几个没干的汽油桶。在他低头看着的时候从背后扑上来一个体型较小的霸天虎,但是被十字线一个背摔扔在地上,然后一脚踏了上去。

“那么游戏结束。”

他从背后抽出了漂移的刀,准备砍下去。

可身后再次传来动静,他想着还有完没完了,于是回头,某个霸天虎往他这里开枪,他翻滚闪开,但下一秒就知道对方要干嘛了,因为对方的枪口正冲着自己身边的汽油。

好吧,这下是完了。

他想大概漂移他们也是这样弄爆炸的,合着这帮霸天虎是爆炸狂。

可是子弹没有袭来,相反的是举枪的霸天虎脑袋被砍掉了。

挥刀的人走了出来,十字线突然觉得芯里的抱怨不见了,然后畅快了不少。

“你怎么才来?”

十字线站起来,把刀从地上拔起来随手砍了刚刚没砍的霸天虎,看着眼前的法老脸日本武士。

漂移愣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他第一句话是这个,然后回答:“开车慢了点,路不太平。”

“大黄蜂呢?”

“外面,大概是去找他家那个人类了。”

 

Sam在工厂和厂房之间穿插奔跑,因为地形的关系后面的汽车慢了点。

一般他喊Bee的话一定下一秒Bee就过来救场了,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总之他们就是有这个默契。

可现在他想喊估计没用,Bee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可是如果喊呢,他会不会出现?

那个霸天虎大概是厌倦了这样的追赶游戏,直接变形杀了上来。

颇有一种当年被红蜘蛛追赶的画面感,但他现在手上没带射绳枪。

于是在快要被追上的时候,他大喊了一声:“Bee!!”

大概是潜意识里的习惯。

而后面的霸天虎没想到这声呐喊真的那么有用,硬是把在复杂地形中找寻的大黄蜂吸引了过来。

黄色汽车人从天而降,霸天虎英勇阵亡。

“Bee?”

Sam跑到大黄蜂跟前,大黄蜂配合的蹲下打了声招呼。

“你果然没死。”

“I won’tleave you.”大黄蜂从广播中调出一个男声。

“你怎么逃出来的?”

“Just fly,fly!”又是一个女声。

“飞?你怎么飞的?”难道十字线说的是真的。

大黄蜂变成了车让Sam上来,然后飞快开走。

 

“你怎么逃出来的?”

“最后爆炸的时候变成直升飞机飞出来了,只不过带着大黄蜂飞得有点慢,被气浪冲了一下。”

十字线和漂移站在房顶,看着黄色雪佛兰完全没管队友就远去,十字线感叹:“在这方面我得承认大黄蜂有当领袖的潜质。”

漂移瞥了他一眼。

“你的刀。”十字线把刀递过来,“真不好用。”

“是你技术太差。”

“想打架?”

“刚刚还没打够吗,不如我再给你赛一颗手榴弹好了。”漂移把刀收起来,“你带着那个人类男孩来这儿干嘛?”

十字线思考了一下,回答:“和仇恨约会。”

 

探长表示大哥不在这帮【划掉】熊孩子【划掉】家伙太难管了,一个接一个的闹失踪。

但当他看到某个穿绿色风衣的家伙和某个穿蓝色盔甲的家伙站在房顶好似吹风一样的场面时,还是打内心的高兴。

军用吉普车变形,他冲着漂移问:“没事了?怎么来这儿?”

漂移看了看十字线说:“和仇恨约会。”

这真的没被炸坏吗。

 

“好了你们去吧,我会告诉那些人类的。”探长冲着远去的绿色克尔维特和黑蓝布加迪挥帽。

【划掉】熊孩子【划掉】年轻人劫后重生庆祝一下可以理解,探长想自己一会儿也要兜个风休息一下。

 

“我们去哪儿?

“兜风。”

 “这我想起上学的时候咱们晚上偷偷跑出去兜风的场景。”Sam说,然后打开车窗吹风。

大黄蜂放歌,乡村音乐风,适合兜风的时候。

Sam心情大好,他说:“我没想到我一喊你你就能出现,以前也是。”

“If there’sany thing you need , I won’t be far away.”音乐声调小了,Sam听见大黄蜂用自己的发声器说,这让他有点惊讶。

不过他又乐了,这句话他还记得,当擎天柱逝去他被通缉时,Bee这么和他说过。

无论什么时候说的,他知道这句话的有效期是一辈子。

 

“你确定你现在还能飙车吗?”

“只是怕你不能而已。”

郊区公路上十字线和漂移飙起了车,两辆车的车头时不时地超过对方。

“想起上次说和那些恐龙机器人一起去兜风。”

“骑着恐龙在公路上飞奔?”

他们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然后不约而同地觉得惊悚但有趣。

 

前面已经能看到大黄蜂的车影了,十字线和漂移鸣笛,Sam从车窗伸出头来打招呼,而大黄蜂歪了歪车身表示他知道了。

后面又传来鸣笛,从反光镜看过去,探长的那辆吉普车也追了上来。

四辆车成一个菱形队形飞奔在公路上,阳光照在车身上,折射出不同颜色的反光。

时间还早,他们还有很多时间兜风。

——本章END——


《世界第一的情报官大人》

副标题:情报官的假期/说好的假期呢/劳工雇佣法/唯一能提高苦逼量产存活率的情报官

主CP:暂无(你要看出双波来那是你的事)

当声波被电线电到一头栽下来的时候,他一边抽搐着一边想:他炉渣的终于放假了。然后毫不犹豫地屏幕前一黑。

等他再次上线时看到的是一众汽车人,这很好,他想,看来是可以歇一阵子了。

作为霸天虎首席情报官,他的假期可怜到不忍去数。连威震天的假期都比他长,这明显不符合逻辑。

然而在这不能靠逻辑混的世界里,声波一屏幕脸淡定地经常加班加点工作,或许有时候会因为愤愤而下手重一点,但那又怎样呢?只有报应号的键盘懂得这种芯酸。

他象征性的挣扎两下,不错,汽车人的设备还没差到能让人轻易挣脱,所以这更加证明了他可以光明正大的有充分理由的休息了,这让他简直要笑出来。

于是他友好地在屏幕上显示了一个笑脸,惊吓了一干无辜群众。

然后他放松下来,准备享受这突如其来的假期。不过虽然汽车人这里目测没有什么脑连接等设备,但为了以防对面站着的那个身兼医官、情报官、科学家三职的救护车真想出什么来,他觉得还是删删文件比较好。

“他在删除数据!”

删就删了吧,正好来清理一下内存,你们真当CPU里存着各种霸天虎失败史威震天打脸照是多么好的一件事吗,这是为你们好。

随着一条条文件的删除,声波的芯塞好了一半。

删除完毕,然后,下线。

真是难得的假期。

 

机械鸟在天上百无聊赖地飞着,尽可能的拖延回报应号的时间。它可知道自己主人在想什么,那也正是它所想的。

好不容易能休息会儿它才不要去工作,只有普神知道当情报官的机械鸟是有多累。能飞能打能绑架能诱敌,它和声波加起来简直N项全能,威震天不发一个最佳劳工奖简直愧对他的铁桶头。

所以它芯情颇佳地继续在天上绕圈。

 

威震天听到消息的时候还是比较淡定的,毕竟他可不担心他的情报官会透露任何东西。红蜘蛛偷偷瞥了眼震荡波,他也非常淡定,一如既往地淡定,而机械鸟正停在他肩上四处张望。

然而这帮高层不知道的是,大厅里在屏幕和键盘旁忙碌的量产们听到这个消息火种都凉了。

废话,在报应号上大家都知道的是,跟在情报官旁边工作的霸天虎是活得最长的!尤其是在最近这段无数量产一去兮不复返的日子里,这些忙活情报的量产对自家情报官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

所以,如果连情报官大人都出事了,这还让不让量产活了?!

他们似乎已经预见到了被轻轻松松爆头拿经验的场面了。

于是威震天十分惊讶地看着平时沉默的量产们一起颤颤巍巍地说要去把情报官救回来,他芯想什么时候霸天虎内部这么团结了或许把红蜘蛛拎回来真的起到了一定作用。而红蜘蛛内心各种愤愤不平凭什么情报官被抓了这么着急自己丢了都没人管。

别闹了指挥官,跟您混的量产哪个活过一集了?

震荡波依旧淡定,身为逻辑狂魔他用膝盖的逻辑都能想出为什么这帮量产这么着急。不过根据逻辑模块的思考结果,他得出了声波现在不仅很安全而且很悠哉的结论,所以他决定保持沉默。

威震天挥挥手说他会考虑的,量产们绝望地走了。

 

由于重修魔力神锁威震天最近确实有点忙,所以当时他还没意识到没了声波究竟会产生什么影响。

过了半天他终于意识到这是个多么严重的问题。

没人给随时随地开陆地桥了,没人给快速准确地找到坐标了,没人给乱七八糟的数据分门别类了,没人给轻轻松松的显示数据了……

最·重·要·的·是,没人靠谱全能还不·让·人·芯·塞·了!!

他从未比这更想念声波的存在了。

 

震荡波也看出了自己老大的郁闷与芯塞,于是适时地说出需要救护车来帮忙完成合成能量体的要求,于是全报应号大厅的霸天虎眼神都亮了起来,包括红蜘蛛,毕竟他也知道声波有多靠谱,而且有他在自己能少很多麻烦。

他拍了拍机械鸟,无视了其怨念的目光。某人该回来上班了。

量产们就差喜极而泣了。

 

声波上线了,神清气爽,虽然假期短暂的让人想骂U球。

不过最让他疑惑的是,回到报应号后,所有人都看起来十分愉快地冲自己打了声招呼,似乎比威震天回来还要高兴。

 

欢迎回来,世界第一的情报官大人。

——本章END——


电影版段子

CP:漂十、Bee x Sam

·大家可以变成人形设定(我知道很扯

·战后他们出去旅游和平日常(大概

段子1

“你有完没完了!”漂移觉得在十字线面前自己的暴躁条已经点满了,他抽出双刀砍了上去。

“嘿,冷静点。”十字线双手投降,不过笑容依旧欠扁。

“伙计们我们要不要出去吃个饭?”熟悉的声音此时想起,探长探头进来。

漂移骑在十字线身上。十字线躺在床上,双手举过头顶,正被漂移的双刀卡着不敢动。

“……”

“……”

“打扰了。”探长把头缩了回去。

咔哒一声门又关上了。

“……”

“他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这不是废话吗,不对我记得我锁门了啊?」漂移脑内弹幕滚滚。

“你要不要先从我身上下去?”十字线继续不怕死地开口。漂移沉默了一秒起身把刀收起来。

在他把刀收起来的瞬间十字线就蹦起来扑向了另外一张床。

“好了那张床归你,我可不想睡被戳了两个洞的床。”十字线抱着枕头摆出一副坚定不移阵地的样子。

我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队友?漂移望了望天花板。

 

段子2

“你为什么不变车?”十字线忍不住开口问。

“你自己往前看。”直升飞机版的漂移在天上说。

前面的黑车亮着红光,再往前看车辆连成了一条动都不动的长龙——

堵车了。

当然,这怎么挡得住十字线呢?

十字线拐上一条小道,但是碍眼的是,几个刚从酒吧出来的醉汉正晃晃悠悠的在路中间。

“该死。”他低估了一声,按了按喇叭。

但喇叭非但没起到轰人的效果,反而吸引了醉鬼们的注意力。

“哦!好棒的车!”绿色的克尔维特豪车不得不说本身就是吸引人的存在,醉鬼大胆的走过来,摸摸引擎盖和车门,在看到驾驶座上没人的时候愣住了。

漂移一直在天上看着,当他看到醉鬼的手搭上十字线的引擎盖时,火种仓猛地跳动了一下,然后一股不爽笼上火种。他朝一个无人的角落飞了下去。

看够了就赶紧给我滚吧,十字线在内心嘟囔,可惜醉鬼们看到没有车主后更加好奇大胆地看来看去。

正当一个醉鬼趴在车窗上往里看时,他被人拍了拍。

漂移已经换了人类形态站在他身后,礼貌地操着一口不标准的日语冲醉鬼说:“我的车有什么问题吗,先生?”

漂移的人形就是日本人的样子,但那双蓝眼睛配上东方人的样子总有些慑人。醉鬼们的酒已经被吓醒了一般,往旁边缩了缩。

“谢谢。”漂移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随后克尔维特留下潇洒的车影远去。

“不跟我道谢?”

“谁是你的车?”

“……”

“……”

“你的关注点在这儿吗?”

“笑什么笑?”

“Fine.”

“接下来去哪儿?”

“随便。”心情大好的漂移表示无所谓。

 

段子3

“嘿,瞧我发现了什么!”瘸了一条腿的大脑蹦蹦跳跳地颠到肖恩他们面前。

“他怎么了?”凯德悄悄问探长。

“大概是被人类关起来那段时间受刺激了。”探长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你们今天有没有去外面?”

“当然。”

“去哪儿了?”

“逛街,呃……我们对这儿都不熟。”肖恩耸了耸肩。

“太没有追求了!”大脑拿起拐杖使劲往桌子上点了点,“作为前辈我需要帮你们这对小情侣一把。听好了,看电影、去游乐园,然后去水族馆。”

“为什么是这三个地方,十字——”探长忍不住插嘴,但还没问完就被大脑打断了。

“这可是情侣三大约会圣地!我刚在网上查到的。”大脑正义凛然。

“喔,我们明天去怎么样?”肖恩扭头问女朋友。

“我还没同意!”凯德用眼神警告肖恩不要趁机对自己宝贝女儿下手。

“不要太感谢我,毕竟不能像大黄蜂又能放情歌又能掏戒指……对了,探长你刚刚说‘十字’什么?”大脑问探长。

“没什么,你听错了。”探长想了想今日十字线和漂移的行程,默默地吐了口烟圈。


评论

热度(65)

  1. 全流域制霸 转载了此文字